止まるんじゃねぇぞ…

管理:阿澍。左右固定,主角受主义。

脑洞野兽飞车派,写文纯情发刀派。

微博:@草莓味焦炭

寫手問卷

從http://harei.lofter.com/post/104a26_11c947bc偷來的

感覺自己要反思(



.請節錄三個月內/半年前/1年前/两年前或以上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开头

2017.11

  里恩在床上睁开眼睛,迎来了新的一天。

  但这到底是不是新的一天,他并不知道。四周光秃秃的白色墙壁上生硬地陷着一道密码门,以及天花板上同样生硬的导力灯和通风口,构成了他能看见的大部分风景。他被困在这个房间里,书桌上的时钟是时间流逝的唯一证明,却仿佛有谁想逃避般,把它朝下盖住了。

2017.6

  罗马尼睡着了。

  但梦境是人类的无意识,所以他当然不知道自己在做梦。在一个比医院病房还要一尘不染的空间里,他坐着一张洁白得要融入背景的白色长椅上,遵循着人在梦中活动的基本模式,望向坐在他旁边的男人。

  “呀,晚上好,罗曼君。”

2016(?)

  魔王被勇者及其同伴封印了。勇者们望着魔王那张如狮子一般的狰狞面容在由无数法阵组成的封印中渐渐下沉,他以最后气力伸出的利爪不甘地僵停在半空,却已经失去了任何挥动的机会。只有同样不甘的双瞳中闪射着,如同燃烧着这具躯体中最后的能量般的最后一点光芒。

2013.6

“トリグラフ中央车站到了。”列车内响起清晰而缓和的报站声。
  口中不断发出“不好意思”的语句,少女废尽力气,钻出熙熙攘攘的下车客流,便匆匆跑出了车站。
  逆行在那一天的方向上。

 

结尾

2017.11

  “啊啊,可以,我允许你。”

  男人的脸上覆盖着假面,伸出双臂,也安慰似的抱住了怀里的人。导力灯不知何时熄灭了,终于连面前的人也分辨不清,黑发的青年止不住呜咽,为了那一点渴求而不得的爱与温暖,覆上了对方的唇。

“对不起……库洛。”

2017.4

  如果问那位酒馆的老板,应该很轻易地就能明白吧。但是扎比达不想问,一千多年的时光好像霞光一样短暂,钟声敲响,在落灰的约定上震下一圈尘埃,他饮下那杯酒,管他叫什么失落还是孤独还是盼望还是爱欲,都在胸中用这些时光燃尽了。

2016.12

  “你以为我在撒谎吗?你讨厌我,就像我憎恨你一样。我杀了人,害死了 你同伴的父亲,陷你们于绝境,还妄图杀害你。”
  “你说得对。”晓回答。
  “但是,”侦探又啜饮了一口咖啡,“今天的咖啡,味道不同呢。”
  “和平时一样冲泡的。”晓没有再和他过多的言语,只是在他走后背过身去,抿了抿剩下的咖啡。一点也不苦。
   也做了这样的梦。

2015.6

  “过来吧。”青年用一个友善的笑容迎接他,然后看清了对方藏在竹影中的容颜,“你一定是最诚心的一个。” 

  久等了。 

  宛若涓涓细流终汇入浩翰的湖。 

 

最喜欢的部分

2017.11

  夕阳涌满了教室,里恩一开门,这光便缺了堤。他仿佛看到那个人依然坐在最突兀的座位上,被窗外的残照模糊成一个单纯的轮廓。他深深吸进一口气,想给自己鼓起巨大的勇气,却仍然不敢呼唤,不敢触碰,害怕轮廓里载着与他期望背道而驰的内容,以至于回首过来的不再是那副幻梦碎片般的面容。

  他迟疑着,期盼囚禁自己的空间中时间过去几千年,窗棂腐朽,墙壁坍圮,然后他便站在了海边——玖莱的海边。里恩踏碎一汪刚没鞋底的倒影,往那个身影走去,细沙被足迹印出一个个深色的浅坑,又蓬蓬松松地在每个印子边浮出一小圈突起。海浪拍打着,一次又一次填满他踏出的小坑然后退去。

2017.6

  梅林坐在里罗马尼几百米远的一个公园里,清清楚楚地看见他站在自己的“花店”前面,面对一家空空如也的待租铺面抓耳挠腮。梅林手里捧着个饮料杯子,他转过身望向不远处一群嬉戏的孩子,一边吮吸插在塑料杯子上的吸管,发出咻咻的空气声。他喜欢观察人类,也不介意在观察他们的同时饱餐一顿。罗马尼对于梅林而言,用人类的说法就是“分子料理”那一类,尽管梅林不得不承认自己身上的骨头也会像老人家一样嘎吱作响,但他坚持认为自己的心态应当是年轻人,怀抱着这样的心情,他朝着今天的晚饭出发了。

2016(?)

  夜间的云海航行此后仍在继续,有生命的银色巨船载着唯一的乘客,漫无目的地前进。即使不在自己的视线范围内,米库里欧也感觉到自己背负的重量渐渐安定下来。他在这夏夜明朗的夜空中放慢了飞行速度,慢悠悠地飘,身下足够厚的云层使得地面的视线无法穿透来目睹巨龙的身影。用力扇动的翅膀甩掉了自己身上的某些桎梏,取回了飞行的感觉,他感受到浑身上下都舒展开的了自由。但另一种自由却让他畏惧不已,“自由地活着”,能自由地翱翔,自由地去往任何地方,自由地过自己的生活,谁都想要,但这不是作为米库里欧的存在方式:既不存在于牢笼中,也不被命运的链条束缚,他所想要的非自由,那就是将自己的一切,限于某个词的范围内。过往所有的龙,不是守护某人,就是守护财宝,现在米库里欧的心和他们是一样的,想守护“财宝”,想守护“某个人”,然后两者重合,凝成了那个词语——

2014.11

  莱诺花。

  不是一片,而是一整朵,开得正是灿烂的时候。它本该留在树上,绽放到最后一瓣于暮春之际落下为止,现在却偏偏如此罕见地,完完整整,从树上轻轻降落到白发青年胸前。

  当库洛疑惑之时,二人背后的树被和煦的春风悄悄地推了一把,洁白中透着淡粉、骤雨般的莱诺花瓣细细碎碎地飞旋起来,随着风拂过一棵接一棵树,其余的花也一呼百应,投下属于自己的一部分。整个学院就被携着,在一片纷纷扬扬的洁白之中飞舞起来。

  “春天,真的到了啊。”几片花瓣停在里恩旁边,里恩感叹道。

 

.請節錄兩篇文章之寫景段落,兩篇完成時間須隔半年以上。

2016

  令米库里欧惊奇的是,明明是魔王的城堡,让人不适的只有那座黑色建筑的里面,城堡的周边布满了郁郁葱葱的群山,就连这片空地上也开满了颜色柔和的鲜花,与明亮的草地相得益彰。蓝天温柔地包裹着肉眼可见的一切,包括面前少年的身影,本该作为这种风景反义词的他,却几乎和明媚的阳光融为一体,然后这一切又从他翠玉般的眼眸中倒映出来。无论如何,米库里欧无法将他同那挥舞魔剑的恐怖身姿重合在一起。

2014

在他抬头的一刻,无数破碎的闪光同时在他的眸中闪烁起来:那是托利斯塔夏末秋初的天空显露了它真正的面貌。那由无穷无尽的星屑汇聚而成的银河,缓缓淌过纤尘不染的黑蓝色穹窿。星屑们犹如受了良好的指挥一般,一并在光带中有序地行进。虽然如此,也有不少擅自离队的,零零落落,竟也洒遍了余下的空白,尽显不规则的壮丽。这数量庞大的星辰协力投下一道璀璨的光幕,仿佛驱散黑暗的骤雨。

 

.請節錄兩篇文章之喵喵喵段落兩篇完成時間須隔半年以上。

没有,下一个。

 

.請節錄一篇自認為寫作生涯裡寫過最甜/歡樂的文章。

 出乎意料,那只举起的大手迟迟没有下来,反而是另一只手也举起来了,然后就在光战面前,这位莫古力妖精跳起了可爱……现在只能用吓人来形容的舞蹈,每当他从地板上跳起来,就会发出巨大的落地音。

  “卧槽?????????”

  “心情不好的时候,跳舞可以让自己开心库啵!”白色妖精欢快地说着。

  “真是谢谢你啊…………”光战现在宁愿被对方胖揍一顿,也不想看这种精神污染的舞蹈,比起强烈的精神攻击,还不如巴掌来的痛快,他觉得自己的正气已经回不来了,在邪恶的舞蹈面前,光之加护荡然无存,他仿佛吃了魔界花的十全大补喷,带着一身debuff,只能这样接受攻击。

 

.請節錄一篇自認為寫作生涯裡寫過最痛/悲傷的文章。

   入夜,营地进一步加强了警戒,紧张的气氛使得每个人都如箭在弦上,一触即发。唯独宋忘忧帐中没有这种紧张压抑的气氛:他只是倦了。小心翼翼,步步为营,只是惧怕平衡的崩溃。宋忘忧终于明白,自己对魏闻捷奇怪又可笑的态度。因为哪怕一句叙旧,他就会在站立的钢索上摇摇欲坠,摔得粉身碎骨。伪装是不能脱去的。

   从重遇魏闻捷那日起,在故人与自己坚守的正义间,他疯狂地挣扎了无数遍。而他自己也悲怆地发觉,当年下山入世,投身浩气盟,到最后还是变成了杀人的恶鬼,只是为了正义而杀戮的恶鬼,何尝不是对师门谆谆教导自己的道的亵渎?

   此刻纯阳是什么天气呢,应是又到了赏雪的佳节了吧。

 

.請節錄一段動作戲。(EX:打鬥、追逐……)
  相比起罗泽双剑的灵巧,艾莉夏惯用的枪法更偏重于稳定和力量。正常来说,应该以艾莉夏作为前锋去抵挡敌人的攻击,然而考虑到对方实力,罗泽以速度取胜的攻击更能牵制住敌人,然后以艾莉夏具有力量的攻击有效地击溃对手。艾莉夏从另一侧挥动长枪,忙于应对罗泽攻击的米库里欧果然有些措手不及,匆忙把长杖往外以弧形挥出,逼退罗泽到攻击范围以外,才有暇顾及另一边艾莉夏自下而上挑起的全力挥击。艾莉夏一时间感觉对方握住武器的力道略微松动,却很快又被压制下去。这样下去就要陷于被动的境地,她用最快速度往外打侧抽出枪尖,趁着对方刚刚被自己攻击,体势还没恢复过来的机会,刃边顺着法杖的形状划过,取回了主动的优势。

 

.請節錄一段自認為最芭樂/肥皂的劇情/對話。

  这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店长一出现,目光就紧紧锁定被米库里欧无视的十封情书:“这代表羞涩与纯情的浅粉色,以及娟秀清丽的字体,没错,这一定是所谓的,恋爱中少女的情怀!”

  “又来了啊……呃,那个,解释就不需要了。”米库里欧见怪不怪,“对了,我记得今天是扎比达来当班才对啊,虽然我今天有空来顶班,但是他到哪里去了?……等等店长你有在听吗?”

  “青春真好啊……”莱拉仍然陶醉在自己的世界中,明显没有听见。

  十分钟后,从厨房传来了德泽尔的怒吼,米库里欧自然知道了答案。

  “是谁把扎比达塞进橱柜里的!!!!!!!!”

 

.追溯黑歷史羞恥PLAY完後請說下感想吧!

好像毫无进步…………而且考察途中我发现了,自己从15-17,每年的文字量都在大幅递减。

面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