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光満つる所

管理:阿澍。自娱自乐,不要指望我写热门cp。

【クロリン】关于无证驾驶和深夜扰民和一起来看流星雨的俗套故事(x

注意,该文有以下特点:

1.文笔很烂

2.情节俗套

3.作业BGM为摩的大飚客

最后,殴打作者是很不道德的行为,很不道德的行为,很不道德的行为。(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如果OK的话,那就请不要大意地往下看吧(x  

 

                                                                                                                                                                                                                                                                                                           

                                                                                                                                                                             

                                                                                                                                                                                                                                                                                                                                                                                                                                                                                                          

                                                                                                                                                                                                                                                                                                                                                                            

                                                                                                                                                                                                                                                                                                           

                                                                                                                              

                                                                                                                              

 

“喂,里恩,下次不要这么轻率地对流星许愿啊。”库洛目送最后一颗流星消失,说。

“这种说法我倒是第一次听。”

“我来告诉你吧。有这样的流星。它不实现人们的梦想,而是破坏。”面对里恩的疑惑,库洛这样回答着,面容朝向依然璀璨的星空。然而他脸上的阴霾却似乎要吞噬不知多少个世纪的星光,竟如此地黯淡没有生气。里恩的目光接触到他,接下来安排好的话语在一瞬间就都被这种灰暗冻结在了喉头。

突然,库洛爆发出一阵足以让方圆几百亚钜都听见的大笑,在里恩反应过来之前,他已经用手臂一把勾住了对方的脖子往自己的方向带。里恩自知又被库洛耍了一道,只好梗着脖子抱怨几句,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库洛随手拿过一罐预先买来的饮料,“啪叽”一声打开,一气喝了几大口下肚,发出一声满足的长叹:“哈啊!味道真是不错!”

这是当然的吧。里恩心里犯嘀咕,却不慎漏嘴说出了下半句:“不知道是谁欠了别人50米拉还让别人请喝饮料的呢?”

“这种小事不要介意嘛!也是回忆的一部分,对吧?”库洛若无其事地将另一罐饮料递给里恩,“还是说,你现在想来打一盘Blade?”

“不……我想这个就不必了吧……”里恩叹息着接过了饮料。

不为里恩所知的那颗绝望的流星,曾经划过天际,猝不及防地落在了库洛的生活里,无情地毁灭了他的过去,他的梦想。

只留下所许下的,对未来虚假的憧憬。

 

 

    夏日的末尾,一股凉风卷挟着清爽的气息流遍了托利斯塔的每个角落,将已经持续三月之久的闷热一扫而空。到了夜间,这种新鲜的凉意更为明显。

    这个夏末的一晚,正当深夜十一点,本来应是夜深人静的时刻,然而托利斯塔郊外的街道上,那份安稳宁静却被一阵不寻常的引擎轰鸣声打碎了。

 

        ——扰民,这绝对是扰民吧?!里恩的内心正如此高声呐喊着,也仅限内心的呐喊,因为里恩此刻坐在一辆风驰电掣的导力机车的后座,他能做的唯一事情就是尽量紧的搂紧身体前方机车驾驶者的腰,以及闭紧自己的嘴巴,否则还没到目的地,自己就已经喝了一肚子风了。

    尽管里恩有驾驶这辆导力机车的经验,在空旷的街道上飞驰的确有一种很畅快的感觉,但是现在这种状况,他是无论如何也畅快不起来的。

    “库洛,你开得太快了!”里恩的面部贴住库洛的后背,一边尽力避免风灌入喉咙,一边拼命地呼喊着想要着让那肆无忌惮的驾驶者减速。可是不知道是风声过大,还是库洛装作没听见,机车依然没有要减速慢行的趋势,并保持着这个速度,像一道紫色的闪电,在深夜的街道上七拐八弯地到达了作为目的地的一个高地上。

 

“呼啊……真的差点以为自己要飞出去了……”最终平安落地的里恩踉踉跄跄地走出几步,仔细确认脚踏实地的充实感之后,才长长地舒出一口气,“虽然说街道上没人,库洛你好歹注意一点……”

“哼哼,果然还是太嫩了啊。”下车的库洛走到惊魂未定的里恩身前,洋洋自得。

“不过库洛你特地向安洁莉卡学姐借来机车,不仅仅是要用这种危·险·驾·驶来吓我一跳的吧?”

“关于这个嘛,是十分重要的事情啦。”库洛被里恩充满怨气的眼神盯得有些不自在,只好故作镇定地清了清嗓子再接着说,“你抬头就知道了。”

里恩确实看到了。

在他抬头的一刻,无数破碎的闪光同时在他的眸中闪烁起来:那是托利斯塔夏末秋初的天空显露了它真正的面貌。那由无穷无尽的星屑汇聚而成的银河,缓缓淌过纤尘不染的黑蓝色穹窿。星屑们犹如受了良好的指挥一般,一并在光带中有序地行进。虽然如此,也有不少擅自离队的,零零落落,竟也洒遍了余下的空白,尽显不规则的壮丽。这数量庞大的星辰协力投下一道璀璨的光幕,仿佛驱散黑暗的骤雨。

“………………这是……?!”自从进入士官学院以来,里恩就保持着早睡的习惯,再晚也不会熬到深夜,所以里恩的确是第一在托利斯塔次目睹如此壮美的光景。

“重头戏还没开始呢,别这么快看呆了。”只是看到里恩的表情,库洛已经可以判断这位单纯的后辈是多么的震惊,便不禁更加卖力地夸耀起自己的功劳来:“之前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可是花了一整天来找观星地点呢,要感谢我啊!”

“好好,谢谢是谢谢。但是你白天为了这个而逃课,小心莎拉教官的体罚,而且也不要再抱怨什么毕不了业的事情了哦?”里恩从天空上收回停驻已久的视线,意味深长地转向库洛。

“呜哇……被反将一军了……”库洛一下子就被里恩的话打击得有点丧失自信心,用了好几秒才整顿过来。

“但是,为什么库洛会特地来找我看星星呢?”

“啊……?”里恩无意而突然的提问让库洛瞬间语塞,因为他觉得这件事情原本不需要什么理由。库洛开始头痛起来,感到无从答复。大概自己的初衷只是“想”这个字眼在作祟吧,又或者说,合乎情理的借口,已经被自己太多的谎言消耗了。但是无所谓,再编造一个理由也无所谓。

“啊啊,回忆啦回忆。”库洛装作满不在乎地扬扬手,很快又摆出平时那副嬉皮笑脸的样子来,“你想想,我就要毕业了,如果不趁现在赶紧创造点什么共同的回忆的话,要是你因为太过想念我而寂寞得要消沉下去的话岂不是糟糕。”

“消沉……也太夸张了……”里恩对库洛带有强烈个人风格的回答在一次感到深深 的无奈,“不过我本来还以为库洛要说什么‘来消磨夜晚时间’之类的话。但是,怎么说呢……感觉这种回答听起来让人有点……”里恩不知为何就低下了头,倒是他似乎变得有些茫然不知所措了。

“有点……?啊,那个词是‘面红耳赤’对吧。”库洛故意把脸凑到里恩的近处,用恶作剧一般的口吻说道。同时,他也看到了里恩抬起来的面庞,在淡淡的光线下,的确有绯红的痕迹。

正当里恩陷入些许尴尬时,一阵突如其来的闪光扰动起即将凝结的气氛,二人都朝着星空回眸而去。刚刚还运行有序的星河突然躁动不安的颤抖起来,跳跃着,争先恐后地脱离队伍——下坠。硕大的光斑一个接一个地划开夜幕,拉开一条条银白的裂口,又瞬间愈合。

“流星!”里恩的语气里饱含喜悦与惊奇。库洛侧过头,目中映出的是里恩朝着纷纷落下的流星,一脸虔诚的模样。

“你呀,该不会是在许愿吧。”库洛伸出手狠狠蹂躏了一通里恩的头发。

“嗯,就是这样。话说回来,库洛也一起许愿吧。”

里恩发出邀请时,笑得单纯而真挚,明明是光线昏暗的夜晚,却刺得库洛有些灼痛,在心里。明明无论许下什么愿望,最后都会变成借口,谎言,用来填上没有实在意义的每一天来假装充实,一起企盼着虚妄的未来。

自己的愿望,不,目的,一个就够了。那为什么还要许愿?

“库洛……库洛……!”

“怎么了,突然。”库洛的精神被强制拉回现实。

“刚才见到你愣了所以叫你啊。再不许愿,流星就要全部消失了。”

“真是的,所以说拿你没办法啊。”

每当自己内心最丑恶的那把声音叫嚣起来,为什么偏偏是你来打断呢?

 

某一刻,一个小小的愿望也曾经从库洛的心中萌芽,也不过小小的火花,稍纵即逝。转眼流星落下。

燃尽。

评论
热度(14)
©天光満つる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