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脚孤丘10区57号

管理:阿澍。自娱自乐,不要指望我写热门cp。

【クロリン】It's spring

如题所言就是一个关于春天的故事,然后这篇文是听了《More Than One Heart》之后想到的所以标题和结尾引用了自己很喜欢的两句歌词w

其实写完之后发现有点BUG不过也不管了,码字时间也比较仓促所以错字多就别打我了(你

果然还是很狗血吗(

                                                                                                                                                                                                                                                                                            
                                                                                                                                                                                                                                                                                                                                                                                                                                         
                                                                                                                                                                                                                                                                                                                                                                                              
                                                  
                
                                                                                                                                     


  “……洛……库洛……!”

  进行中的酣眠突然被一声带着自己名字的呼喊强制打断了。库洛勉强地半睁开干涩的双眼,春日的阳光似乎没有想象中那么耀眼。然后眼前浮现的一张渐渐清晰起来的面容,才让他发觉,只不过是在上方俯瞰着自己的少年挡住了阳光罢了。

  “我·说·啊,库——洛——”少年故意把对方的名字拖得老长,眼神中分明流露出愠怒的神色。

  意识尚未完全从梦境中归还的库洛几乎已经看到他额上突突跳起的青筋了,一件未竟的事情瞬间穿过层层困意,暴露在意识的表层上。

  “啊哈哈……那个啊……里恩……”库洛尴尬得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转而只好责怪起自己来:“抱歉……好像是我睡过头了啊……啊啊,可恶。”

  里恩终于也只是的摇摇头,在库洛旁边一身疲惫地坐下了:“反正我已经做完工作了。但是因为今天学生会的事情特别多,所以才喊你来帮忙,谁知道你居然大白天在这种地方睡懒觉。该说真像你吗……”里恩叹气之余,还不忘有些无奈地看向库洛。

  里恩的离开使得阳光失去了遮挡,径直灼在库洛的视网膜上,他伸手挡住,又偏过头去看里恩。

  “唉,抱歉,我真的是睡糊涂了。”库洛再次道歉,“不过春困真是挡也挡不住啊。我说,干脆你也一起来睡吧?”说完,库洛伸了个长长的懒腰,再次闭眼,然而在困意已经被驱赶得一点不剩的情况下,入眠也不可能了。

  库洛正支着双臂要起身,这才发现从刚才起,左胸一直被某种轻盈的东西触碰着,恰巧在心脏的位置。

  莱诺花。

  不是一片,而是一整朵,开得正是灿烂的时候。它本该留在树上,绽放到最后一瓣于暮春之际落下为止,现在却偏偏如此罕见地,完完整整,从树上轻轻降落到白发青年胸前。

  当库洛疑惑之时,二人背后的树被和煦的春风悄悄地推了一把,洁白中透着淡粉、骤雨般的莱诺花瓣细细碎碎地飞旋起来,随着风拂过一棵接一棵树,其余的花也一呼百应,投下属于自己的一部分。整个学院就被携着,在一片纷纷扬扬的洁白之中飞舞起来。

  “春天,真的到了啊。”几片花瓣停在里恩旁边,里恩感叹道。

  “啊啊,是啊,所以说是睡觉的好时节嘛。”虽说坐了起来,但库洛依然背着双手靠在树干上,仍旧一副慵懒的样子,“干脆里恩你让我膝枕吧?没有让里恩回避的余地,库洛挪了挪背,稳稳地朝着里恩的方向枕下去了。

  “等,等等!怎么就突然!”里恩慌乱地望向四周,可是除了莱诺花飞舞以外,谁也没有。

  “没错,只有我们。”库洛仰望自己上方的脸,露出一抹略带狡猾的微笑。

  冬日遗留的寒气并未完全散去,也因此,由接触而感受到的体温交互着,放大了数倍。这种温暖似乎要驱使人紧紧相互拥抱,然后进一步地,毫无保留地感受:从双腿,到手臂,到背部,到胸膛,直到内心。

  库洛突然有点恍惚。曾几何时,也在这个角度,他仰望着同一副容颜。只是当时这幅容颜被泪水濡湿,那悲伤从震颤的语句中渗出,掉落。这大概是另一个梦。梦的延续更为可怕,在继续推进的画面里,自己永无止境地重复着同一个过程:自己被溺亡在苍色的深海中,鲜血从胸前殷红的深渊汩汩流出——直到那片苍色被尽数染红。最后是看着最爱之人的音容笑貌,渐渐破碎在没入黑暗的视线中。

  然而现在的里恩的确在微笑,因这种境况而有些局促,却是温柔地,喜悦地微笑着。

  不会再消失在血红的海洋深处。

  这时某个大胆的念头突然浮现于库洛的脑海。

  “正好,有事情要告诉你,应该跟你有关吧,你可要凑过来好好听。”

  “和我有关?”

  里恩俯身,真的打算去听库洛的将要说的“事情”,下一秒,颈部就已经被一只手迅速攀上,猝不及防地,再次和库洛“接触”了,用唇。

  比起刚才的膝枕,这次更直接、柔和。软软的温度清晰传来,传来爱和思念,以及想要感受到的一些其他。里恩似乎也顺当地接受了这个略显突兀的吻,因此分开并不是那么焦急的事情,只是放肆地任由它缓缓相融,仔细确认彼此双唇的形状,细嗅彼此的呼吸。

  就是这样的吻。

  不过数十秒后,当库洛松开一直维持的姿势,重重地重新瘫倒在里恩大腿上,抱怨“这个姿势好累”时,得到的仅仅是一句“自作自受”就是了。

  “明明是某个人主动的,还好说。”

  被驱走的困意又涌上头脑。是春困吧,库洛想,还是因为在所爱的人身边所以安心下来了呢?所幸,库洛不是一个喜欢刨根问底的人,所以无论如何,他不追究原因了。

  于是他闭上眼睛。


  进行中的酣眠突然被一阵喧闹声强制打断了。库洛勉强地半睁开干涩的双眼,春日的阳光仍然是那么耀眼。

  打扰他的喧哗声渐渐逼近,猛地,一只脚带着一阵疾风踏上了库洛身边的草坪,他连忙侧身避让。千钧一发,另一只脚正踏到了他刚刚置身的地方。

  “危险危险!我倒是说啊你稍微看着点……”话说了一半库洛才察觉并没有人看到他。

  他揉揉眼,回忆自己见到的梦境。之前,他一直在作一个噩梦,一个关于死亡与离别的噩梦。每每从这个梦中醒来,心脏的位置往往剧烈地疼痛。

  真是的,明明已经过了挺久,怎么还痛呢。嘛,大概是女神对自己没心没肺的惩罚吧。

  但是这段时间没有了。既没有噩梦,也没有疼痛,仿佛这些从不存在。

  忽然,一朵莱诺花落下了。飘飘悠悠,完完整整地,于某一片刻停驻在库洛胸前,然后悄无声息地穿过,落地。库洛先愣了一下,却很快展现了笑容。

  “原来如此。”

  不远处,苍蓝的晴空下,一名黑发少年正急匆匆地从由学生组成的人群里穿过,一身鲜红的制服在绿色与白色中尤为亮眼。

  库洛目送着他迈出不断前进的步伐渐行渐远。不过,库洛今天已经不打算跟上去了,毕竟,不能亏待了这个带来春困的时节嘛。

  于是他闭上眼睛。一定会有个好梦吧。

  The winter is gone.

  It's spring.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