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光満つる所

管理:阿澍。自娱自乐,不要指望我写热门cp。

【マクリン】【R18注意】一点肉渣((

嗯反正某个人赶紧拿你的不锈钢碗出来吧(重点(((((

R18真的是我很不擅长的类型_(:з」∠)_你可以说我不会写((((

于是注意事项:

时间点?那是什么能吃吗((((

OOC注意,OOC注意,OOC注意,OOC注意,OOC注意!(重要的事情说五遍

烂尾注意,烂尾注意,烂尾注意,烂尾注意,烂尾注意!(重要的事情还是说五遍(x


                                                            

                                                                                                                 

                                                                                      

                                                  

                                             

                                                                                                                 

                                          

                                                                                                                 

                                                                                      


                                                                                                                 

                                                                                      

                                            

                                     

                                                                                                               

                                                                                      

                                            

                                                               

                               

                                            

                                                                                                                 

                                                                                      

                                          

       

                                                                                                                    

   “《劫炎——》”

当里恩打开宿舍的门,这位不速之客早早就到了。里恩警惕地将手置于随身携带的太刀上,对方却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两边的空气貌似以两种差别巨大的频率振动着。

  “哦,小鬼。”马克巴恩甚至没有把视线移过去,单单漫不经心地靠在椅背上东张西望,像是在这房间里寻找着他想要的什么东西一般。

“我想,这种简陋的地方,并不值得结社实力最强的怪物光临才是。”里恩继续保持高度警戒。

“唔……”马克巴恩搔了搔他那一头极具视觉吸引力的粉蓝混色头发,继续懒洋洋地摊在椅子上,“说得倒也不错。”

“只不过,你有。”

  当对方四处游移的视线最后一刻停落于里恩身上时,里恩分明感受到胸前那股强大的压迫感;而且,那慵懒的眼神中似不经意间透露出来的渴求,在目光交接的一刹那,让里恩身上的血液冻结。

  里恩感受过这个男人的疯狂。无论是峡谷的初次遭遇,还是煌魔城的苦战,里恩都深刻地体验到,即使自己将“鬼之力”运用到了极致,面对马克巴恩,自己胜算依然为零。里恩搞不懂他的真正意图,手心已经渗出了丝丝冷汗。

  就在里恩犹豫的同时,马克巴恩一直凝视着里恩的瞳孔忽然微微颤动起来,几乎刹那,刚刚还在眼前的人影,已经瞬间移动到里恩近身处。没有更多踌躇的时机了,里恩试图以神气合一的状态来躲避这瞬息而来的进攻。然而力量的解放始终比马克巴恩的动作慢了一步,就在力量解放完成的一刻,里恩的肩头就被马克巴恩先行单手擒住,抓向侧面的墙。

  并没有使用火焰的力量,仅仅用身体能力就能制住神气合一状态下的自己——被重重摁压在门旁墙上的里恩意再次识到“实力差距”这个事实。也正是这种惊人的力度,使得里恩的脊背在刚刚的一击中被猛烈地撞向墙壁,让他几乎以为脊骨碎裂。

  “你不会是害怕了吧……?”马克巴恩把脸贴近里恩到能嗅到对方鼻息的距离,挂着依然没什么大起伏的表情。

  里恩强迫自己直视那两点隐藏在浅棕色镜片下的瞳孔,很难说没有恐惧。他咬紧牙关,拼命抵御着这号结社最强人物无形中施予的威压。

  “不过果然还是不够啊,虽然说想跟你认真玩玩,但看来,这次只能玩点别的了。不过也好,你‘这个状态’应该可以久一点吧。”

  “……什么意思?”里恩始终攥紧太刀的刀柄,力量聚集在肩部,等待突破的机会。

  马克巴恩没有正面回答。却在里恩猝不及防的情况下,用啃咬的方式,毫不温柔地在里恩脖子下端留下了一个清晰的烙印。

  “……?!”受到惊吓的里恩爆发出聚集在肩膀的那股力道,居然挣脱开来。但对方的速度永远比他更胜一筹,里恩再次被固定在墙上,这次马克巴恩用的是双手。

  “我的话是不反对你乱动啦。”

  里恩开始感觉到马克巴恩双手掌心的温度开始变热,而温度渐渐升高。马克巴恩轻而易举地解除了里恩手上武器,面对单方面无法反击的里恩,他的指掌也大胆地侵入到对方衣服下的胸膛上,然后停留在中心的某处。

  “原来是这里。”

  突然,里恩胸前的胎记剧痛起来,以往对某些事物作出反应,也仅仅有压迫感而已,这一次却异常地痛苦。每次进行神气合一,力量总是迅速确切地传达到身体每一个角落,然而现在的状况就像力量被强行抽出、凝聚成一股,并在体内不安定地涌流着。

  里恩不知道对方玩了什么把戏,唯有勉强抬起手臂捂住胸口,无谓地试图减轻痛苦。更糟糕的是,马克巴恩居然开始剥下里恩自己的衣物——那动作让他想到狼,一头正在撕扯猎物的狼。

  “反应似乎有点过了头啊……”马克巴恩仔细打量已经赤裸的胸部上那块胎记,又懒洋洋地自言自语起来,随即低头毫不留情地吻咬起里恩的嘴唇和颈部。

  “这是……搞什么!”里恩继续徒劳地试图从对方不可理喻的行为中脱身,不过他挣扎的动作只是给马克巴恩添一层兴奋的柴火罢了。而尽管被马克巴恩用奇怪的手段“折磨”了一下,体力上稍有勉强,神气合一对五感的强化还是完全激发了出来。对方兴奋的粗喘、唇齿的触碰以及掌心的炽热,由这些产生的刺激,完全没有阻隔地通向里恩的每一寸皮肤。

  从下腹处产生的异样感受偏偏又在这个时候涌上,和皮肤上的刺激混合在一起。里恩不禁低头,映入眼帘的是不堪的场面:裤子被褪到臀部以下,自己的下身却在对方的玩弄中兴奋地膨胀起来,开始被认为是异样的感受渐渐演变为一波波升上脑海的快感。

  马克巴恩甩开他那副看起来无论何时都戴着的太阳镜,津津有味地欣赏了一会里恩拼命抵御着因情欲而产生的快感时的表情,然后顺手将他整个人捞起扔到床上。

  现在的情况让里恩的头脑受到了巨大的冲击,虽然早有耳闻,但自己居然成了这种鲜活激烈的情景的当事人,里恩的接受能力还没有这么强。然而与接受能力无关的是,里恩的衣服也被剥得更加干净,只剩一条内裤孤零零地挂在脚踝处。

  另一具更为炽热的肉体压来。自己在这个魔鬼的身下插翅难飞,里恩干脆紧紧闭上双眼,绷直双腿,不去面对这种耻辱。马克巴恩则片刻不停地刺激着里恩身下刚刚抬头的昂扬,致使已经变得湿滑的先端泌出更多晶莹的滑液。

  温度升高的手心很快把里恩比平日更加敏感的身体逼到最高愉悦的边缘,腰部拱起一个漂亮诱人的弧度,乳白色的星星点点随之洒落到里恩被抚慰得一片绯红的小腹上,以及溅射在马克巴恩因兴奋而起伏不止的胸腹上。

  “唔……你,你也差不多够了吧!”里恩睁眼怒视马克巴恩,模样却因为面上挂着的两块酡红而显得可爱。

  “就算这么说——”马克巴恩贴着里恩耳廓说话,不时伸出舌头在耳廓上滑动,“我可不喜欢半途而废。”赤裸裸的欲望,在这句话的后半耀武扬威。

  高潮后的疲软使里恩的双腿失去了紧绷,得以被轻易分开。接踵而来的是强硬的突入,一股陌生而粗暴的灼热抵在未经开拓的穴口,不由分说地用蛮力往里钻。即使处于全身松软的状态,娇嫩的后穴依然承受不了这样的庞然大物。格外清晰的撕裂痛感折磨着里恩,如果不是有神气状态强撑,恐怕他一下子就要晕过去。可里恩宁愿在普通的状态下完完全全地失去意识,也不愿清醒着细细感受这种并不令人快乐的疼痛。

  一股温热伴随撕裂缓缓流出,冷汗将里恩额前的刘海浸透成一缕一缕。当后穴完全含住马克巴恩那根粗长黝黑的怪物时,里恩能做的,除了条件反射地抓死床单,别无其他。燃烧的火焰在狭小的甬道内跳跃,不安分地动作起来。马克巴恩压下里恩的双腿,贴近里恩胸膛伏下,凝视他因苦痛而蒙上一层氤氲的紫色双眸。

  深陷在里恩腹中的灼热欲望活动得更加频繁,包裹的肠壁因为刺激而湿润,也许也有受“鬼之力”的影响,刚才裂开的创口疼痛减剧不少。被马克巴恩顶入最深处时,痛觉夹带快感顺脊椎窜上,竟令里恩有些头脑发胀。

  马克巴恩钳住里恩膝关节处向外分开,把里恩的一条腿架上肩膀,另一条腿压在身下,里恩就这么被强迫着翻了半身。侧躺的姿势下,在里恩目所能及的范围内,除了马克巴恩的脸,就是自己如何不知羞耻地吐纳着不属于自己的巨物。交合处下面的床单也被混合着血丝的淫液染得脏污,正处於亢奋状态的性器与柔软的阴囊随节律颤动,为这情景铺上一层淫靡。

  不可理喻,里恩一边用残存的意识痛骂自己,却不可否认甜蜜的酥麻与痛楚把自己全身撩拨得热辣辣的。而那黑色的火焰翻腾,挑起他一束束最敏感的神经。

  马克巴恩的表情渐渐转为狂热,肆无忌惮,如同肆虐的烈火一般侵犯着,要席卷、燃尽一切,在里恩体内不停出入的欲望更是粗大了一圈。他眼中燃起的火焰将吞噬身下的猎物,房内温度也骤然升高,仿佛情欲从床榻上蔓延至整个房间。而燃烧的生理快感正如跳动的火舌,也将噬尽里恩的理智,仅仅给他留下如何配合对方身体动作的余地,让它愈燃愈烈。

  尽管一直有捂住嘴巴,但当接近高潮时攀上四肢百骸的酥麻再次袭来,并比第一次来的更强烈时,里恩没有忍住,仍漏出几声含糊的呻吟。

  受到声音的挑逗,马克巴恩急不可耐地要把里恩逼上顶峰,往最深处的撞击一次比一次暴烈。开裂的穴口仍在流血,但快感已然在斗争中胜利,以至于痛感也成为了它的辅助。里恩被抛上顶点,挺起的分身顶端溢出象征着欲望的浑浊;交合的另一方不屈不挠地继续进攻数次,也尽数泻出了白色的种子。

 

  “啊?!烧伤?!”帕特里克惊奇地瞪着眼睛,看向趴在床上的里恩。

  “嗯……是啊……”里恩含糊回答,他完全不知道怎么应付这群“探病”的同学。然而他现在只想好好睡个觉,因为昨天第一次后,马克巴恩居然还丧心病狂地抓着他不放,结果就天亮了。当然,这是后话。

                                                                                                                                                                                                                                        

评论(19)
热度(20)
©天光満つる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