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光満つる所

管理:阿澍。自娱自乐,不要指望我写热门cp。

【祭品】关爱老年人心理健康

*注意:

①CP大概是微三日兼(可以看成夹带私货(

②为了巫术而写的祭品,文笔渣,很短,基本对话为主

③我的历史是体育老师教的

④可能有OOC,慎

兼桑说,就算是个非洲人也要尊老爱幼(x

爷爷还不赶紧出来吗?!?!?!?!((((

但是突然考虑到副作用是可能召唤的不是爷爷而是兼桑,我感到了颤抖?!?!?!!?(堀川:放着让我来!!!(不

                                                                                    

                                                                                                                                                                                                                                                                                                                     
                                                                                                    
                                                                                    

                                                                                    

  和室的门突然被拉开时,三日月宗近正捧着茶杯,在静谧中享受品茶的安闲。

  对方到来的身影掠起一阵空气的扰动,以至于一瓣正飞旋而下的樱花脱离了原本的轨迹,轻盈地落入三日月手心的茶杯中。

  “哦呀,这不是和泉守吗?”看清来人的面容,他有些惊讶地微微睁大眼睛,“真稀奇呀。”

  和泉守兼定随意往地上一屁股坐下,才偏过头望了眼旁边悠闲的老人:“啊,是啊,我也觉得太稀奇了。”过腰的长发零乱地散落着,仿佛昭示着他的心情,显得毛毛躁躁的,“有新的家伙来了,居然让我休假,真是的,搞不懂主上到底在想什么。”和泉守眼神中满是不忿。

  三日月呷了口茶:“哈哈哈,闲暇我觉得也不错。”他轻轻松松地说。

  “才不是吧。”和泉守话里明显有着不耐烦。三日月细细品味完口中满溢的茶香,再次把目光投向和泉守,却发现对方不知何时端正了坐姿,腰间佩刀也解下置在膝上,眼眸里流动着奇妙的光芒。

  他没有面向三日月,自言自语般开口:“我们这种刀,总是跟随着主上——以前的主上征战,在战场上摸爬打滚过来的。闲暇会让我们生锈。”

  “反正你这种被供奉收藏、养尊处优的角色不懂。”

  不知道是否由于和泉守话语间不觉带上的轻蔑,三日月的睫毛不着痕迹地颤了颤。他寄目于门外落樱纷飞的庭院,却难免忆起什么。

  同样纷飞的,是战火。数百年的梦境都如此。他梦见唯一一次与自己并肩作战的人被无数雪白的利刃贯穿,满身鲜血,摇曳的身躯最终不支地倒下,却无法合上那双他无数次凝视过的眼睛;也梦见自己一个人孤军奋战,洞悉着敌人每个动作里妄想将他折断碾碎的杀意,然后逐一击破、斩杀这些鼠辈。失去了可以尽忠的主人,被辗转交付他人之手,三日月宗近只好沉睡,梦便如此延续下去。

  “是吗。”恍若间隔了漫长的时光,他提问一般回应和泉守。

  只不过当他再次从漫长的梦中醒来,被火光熏红的天际已经变化为树影婆娑的庭院,阳光照入屋内,大片大片洒在身上;听惯的冲天喊杀和号角鼓鸣,也替换成偶尔的喧嚣、嬉闹时的欢声笑语。

  “刀剑的荣耀与尊严,并不完全存在于血肉横飞的烽烟中。三日月,你说对吗?”唤醒他的新主上——审神者,在他苏醒那一刻如此问道。

  天下五剑之一,名为三日月宗近的太刀没有回答。

  “怎么,你好像很烦恼的样子嘛。”观察到对方表情变化,和泉守饶有趣味地翘起嘴角。

  “年纪大了,就有喜欢回想往事的毛病,哈哈哈。”三日月苦笑,语气里空荡荡的。

  “哼哼,老爷爷果然是老爷爷。”和煦的日光染成了樱色,暖融融地照耀着。脱下的羽织被和泉守揉成一团,和佩刀一起搁在一旁,他双手背到脑后,仰面躺下:“真是安静得可怕,人也太少了点吧。嘛,据说会慢慢多起来,我就好好期待一下吧。”

  “呵呵,总归人多热闹点好。”

  “上了年纪的老人家竟然有嫌安静的时候?”和泉守睁开一只已经闭上的眼睛,摆出怀疑的表情。

  “热闹总是很奢侈的。”注视着手上茶杯,三日月眼神中流露出一串复杂的事物,“下次出征的时候,我不如试着提议主上把我编入队伍好了。”

  “只要不拖我这个队长的后腿,其他随你。但是说到底——没有枪和火炮的这个时代不正是作为刀剑的我们大显身手的好时机嘛。”和泉守得意地笑出几声,最后却不知为何努了努嘴。

  快要见底的茶杯再次被沏满。直到和泉守的絮絮叨叨渐渐隐没于平稳的微鼾,三日月才缓缓端起那杯发凉的茶。

  “如果这样不像我的话,要怎样才像我呢?和泉守兼定。”三日月宗近拾起一撮身边青年的长发绕在指尖,似笑非笑,问出一个自己无解的问题。

  杯中透明的光影浮动着樱瓣,倒映出不属于他梦中的景色。

评论(3)
热度(10)
©天光満つる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