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光満つる所

管理:阿澍。自娱自乐,不要指望我写热门cp。

【TOX2】逆。

艾露ED十年后设定。



“トリグラフ中央车站到了。”列车内响起清晰而缓和的报站声。
  口中不断发出“不好意思”的语句,少女废尽力气,钻出熙熙攘攘的下车客流,便匆匆跑出了车站。
  逆行在那一天的方向上。

  “嗯,这样应该就没问题了,虽然特意麻烦你从ディール那边突然跑过来很不好意思,不过有你在真是帮大忙了,艾露。”白衣的研究者虽然是在表达谢意,却难掩略显抱歉的神色。
  “也不用那么见外啦,毕竟是我自己的决定嘛,”艾露收起作为武器的双刃,潇洒地扬了一下亚麻色的双马尾,“对吗,哈奥奖得主马·蒂·斯·博·士☆”
  简直是要恶作剧一般地让裘德苦恼起来,她特意加重了称呼的读音。
  “啊哈哈……那个称呼就免了。”无可奈何的裘德叹气,摆手,摇头,三个动作一气呵成。因为这个奖项,“博士”的头衔已经被艾尔文等人用来调侃他多次了。
  “不过研究所居然进了魔物……”
  “可能是最近过于集中于研究而忽略安保了吧,以后得注意才行。”
  好像在考虑着什么的裘德不经意间流露出怀念往昔的表情。
  “啊,都这个点了。”艾露手上金色的怀表指示着傍晚六时。
  “艾露还是先赶紧回去吧,善后工作我来做就好了。”
  “这样的话我就先告辞咯,下次见!”
  艾露把怀表收在贴身的裤袋里,和裘德道过别,踏出研究所建筑内部后仰望天空,金黄色的天光已经从外到内地扩散了一层墨色,浅浅地沉淀着。
  赶路的脚步急促而轻盈,踏过的足迹旁,一朵初生在草丛中的小花正摇曳着余晖。

  屋内没有开灯,流光溢彩的夜色涌到窗边,一层一层淌在屋内的陈设上。
  露露和柯露露在沙发上睡成一大团,脊背平稳的起伏和鼻息发出的规律鼾声并没有被开门的杂音打断。墙上的挂钟显示的时间是将近八时,艾露随手拉开饭桌的椅子,胡乱把在街边买的三明治整个儿挤进嘴里,直到全部噎下,她才大舒一口气,身体松软地塌在椅上。
  可是今天被唤起,塞在自己胸腔中的事情,却不止一块难以下噎的三明治。
  “最后一次在研究所战斗,是十年前的事情了吧。”傍晚时分,在艾露行将走出研究所时,脚步被裘德的说话声留住了。
  “是呢,那时候他也在。”艾露攥紧了怀表,这个动作和去ディール的习惯,都是出于相似的原因。
  然而这次在口袋中的摸索,第一次失败了。
  不仅平时指尖接收到的金属感触消失,甚至连口袋也丧失了实物感。而在屋内搜寻的结果,也和在口袋中搜寻无异,一无所获。
  “诶……难道……”
  不见了。

  驰行在人烟稀落的街道上,同时,脑内拼死地回忆今天回家时所经的路线,视线范围恨不得包括每一个最细小的角落——寻找却最终宣告无果。
  艾露带着疲累的喘息声,以及因为焦急而从额上渗出的汗珠,闷闷不乐地坐在了中央车站候车区的长椅上。尽管是暗地里不停责怪自己,但恐怕在这种场合,一百万句责难的话语都是显得词穷,这就是从意识到怀表丢失后,名为艾露的少女的思绪。
  因为眩晕模糊的视线里跃动着列车时刻表上鲜红的文字,离最后一班列车还有一小时,从空荡荡的铁轨那边灌入的猎猎风声,充盈着同样空寂的车站。
  “如果是被谁捡到的话……啊啊啊啊怎么办啊……”
  不自觉鼻子发酸,进而小声抽泣起来的艾露,干脆把脚也缩上凳子,脸埋进双膝,蜷缩得像只悲伤的小猫。
  “你在哭吗?”人的说话声不合时宜地响起,而且还是孩子的声音。
  这么晚了,是附近的孩子?艾露想着这句话,本想劝说他早点回家,抬头瞥见孩子的外貌时,自己全身的毛细血管却都不约而同地扩张起来。
  差点脱口惊呼出他的名字。
  男孩银灰色的发梢被灯光映射着透明感,孔雀石色的眼眸内被钩出一轮柔和的暖金,凝视着眼前的少女。
  “并,并没有哭啦!”艾露努力地眨巴眼睛,试图驱散目中笼罩的水雾,“对了,你是附近的……?”
  “啊……嗯……”对方的回答显得有点拘谨。
  “现在可不是小孩子能出来随便乱跑的时间,所以快点回家吧。”
  出乎意料地,银发男孩“噗哧”地笑了出来,却反过来问:“你在找东西?”
  讶异于他对自己目的的判断,艾露一瞬间语塞了。
  “我正在找一只金色的怀表,你见过吗?”反应过来后,艾露一边说,一边在手上比划着怀表的形状和大小。
  “这个。”似乎是早有准备,男孩从容地伸出小手,出示了手心上静静躺着的物件。
  金色的光芒。
  打开,啮合的齿轮仍然不知疲惫地运作,牵引时间的流逝。
  不可思议的感觉……艾露不明白,在和这个孩子谈话的同时,自己内心拼命压抑着的东西是什么。
  帮助找回怀表的道谢已经说出口了,为什么还会想和他,和这个男孩,一刻不停地谈话呢。
  为什么会觉得“是他捡到真是太好了”呢。
  明明只是相似。
  男孩一直浅浅笑着,没有多余的话,无比慈爱温和。
  “总之,你能帮我找回我最重要的物件,我已经不知道怎么感谢你好了。”
  为了彻底抛离那些乱成一团的矛盾念头,艾露又一次道了谢。然后,揉了揉他的头——这是从自己的父亲,以及“那个人”那里学来的鼓励方法。
  “十年前,一个很重要的人给我留下了这个,是他选择的证明,所以我要继承这份证明生存下去……啊抱歉抱歉,说了难懂的话。”
  “那么,就要更好的珍惜它哦。”
  一片微小而使人安心的温暖降落在少女头上,孩子伸着手臂,显得有点吃力。
  “一定。”
  “留下它给你的那个人,也绝对,会在你身边吧。”男孩回应那两个铭刻决意的文字,“他会高兴的。”
  “对了,你的名字,还没有问呢,以后也会再会吧?”猛然想起这件重要的事情,艾露有点迫不及待。
  他只是将手离开艾露,做了一个“安静”的手势。
  “你很努力了。不过差不多是时候……”男孩的表情有几秒间变得很可惜。
  “啊…………”
  “不过,一定会再会的。”男孩已经站在了车站大门前,没有回头。
  艾露站在大厅中央,看他的身影愈行愈远,直至消逝在渐趋阑珊的灯火深处。
  “那时候,让我听听你的歌吧。”在最后,他说。

  “今天回家迟了呢,路德加。”
  “稍微有点事情……”
  “偷偷地过去那边了?”
  “…………哈哈,不愧是哥哥。”
  “约定,遵守了吗?”
  “拼尽全力地去遵守了哦,艾露她。”

  “呵呵,大概吧……”
  不知何时已然到达的末班列车,在十八岁的她身后,像十年前的那一天,呼啸而去。

 

 

 



PS:最后艾露那句话其实意思是已经猜出了那个孩子的身份了。

评论
热度(3)
©天光満つる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