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光満つる所

管理:阿澍。自娱自乐,不要指望我写热门cp。

【ミクスレ】りゆにおん

大概就是个延伸的设定……不是现paro也不是妖怪paro……不知道怎么形容了((((((((

发粮给干渴的小伙伴们!

 

  如果在乡村河堤上深呼吸的话,清新的草木香气就会融入肺部,和城市里污浊的十字路口形成了鲜明对比。

  史雷就是每天放学都要经过那种十字路口的人。他哼着跑调的小曲子,愉快地走在河堤上,又随手掷出一块脚边拾起的小石子,石子便在抛物线的末端伴沉入河川。然而他似乎不太满意结果,又转身拾起另外的石头,却有什么东西在抬头的一瞬间映入眼帘。

  “还在那里啊……”

  触目之处是路边一座破旧的神社,入口红漆剥落的鸟居上蒙着一层灰色的尘埃。在史雷的印象中,从他小时候住在乡下的时候起,这座神社就破败如此。当他趁这个暑假久违地回到乡下,神社不仅没有一点修整过的痕迹,反而萧瑟破落有加。他忽然回忆起某件事,于是放下手中攥着的石头,走向神社。

“打扰了。”不知何故说出了这句没人听到的话,史雷放轻脚步踏入神社,,每走一步,脚下就扑起一圈薄薄的尘土。殿檐下锈蚀的风铃不再摇动,殿门也早已无影无踪,只能看见殿内的神像被层层叠叠的灰色蛛网包裹,隐约还能分辨出少年的模样。

  门前摆放的奉纳箱只能用“破烂”二字来形容。史雷用目光往里面探了探,尽管黑咕隆咚的,可是底下会不会有几个洞还是未知数。他迟疑一下,投入了身上仅剩的几枚硬币,就像幼时趁郊游偷偷溜进同一个地方干的一样。

“要保佑我哦,神明大人。”


 

  水色的少年站在史雷面前,玻璃般的紫瞳中倒映着对方错愕的表情。

  史雷并不记得家里有这号人物。面前少年外见和他年龄相仿,却穿着一身跟cosplay似的奇怪服装,无论怎么看都会在大街上博得超高回头率。

  “你是……我妈妈朋友的儿子吗?”史雷谨慎地思考后脱口而出。

  “…………”

  “不过没有想到从乡下回来之后第一天就能见到新的朋友,我叫史雷!”好像完全没有陌生感一般,史雷对这位初次见面的少年热情地介绍起自己来。

  少年依然一动不动地望着他,然后“噗”地轻声笑了出来:“难道说你还没搞清神社供奉的是谁就随便投币了吗?”音色像清冽的泉水。

  史雷脑中马上回响起硬币掉落箱底“咚咚”的声音——应该庆幸它底部没有破洞。他稍微敛起脸上的惊讶,对方的样貌的确和一些东西重合了。作为擅长文科的学生,史雷的记忆力可没有那么差。

  但史雷若有所悟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的样子让少年叹了口气:“我是米库里欧,是从前被供奉在神社里加护河川的神明。”

  “原来叫米库里欧啊!”史雷一点也不见外地兴奋起来,随即神情变得疑惑,“那现在……?”

  “神社都那个样子了,你也看见了吧?”米库里欧把头扭向一边,“我现在只是一个普通的灵体,除了还会一点小法术以外,就什么都不是了。”

  米库里欧用食指轻碰一下手边水杯的外壁,一条透明的小鱼从杯中泛起的涟漪里跃出,乖巧地落入米库里欧手心,“小把戏而已。”他朝史雷无奈地笑笑。

  不过这种米库里欧所谓的“小把戏”,史雷看来就不一样了,以至于他眼睛里泛起了不可思议的光芒。他伸手向米库里欧掌心上通透的生物,当他指尖触上的刹那,鱼儿却化作没有生气的水滴。

  史雷先是懊恼地努努嘴,又很快换上笑脸。他突兀地握住米库里欧的手,清凉的感觉立马沁透了皮肤。

  感受着人类少年特有的温暖传入,米库里欧不解地皱眉:“怎么了,有什么好笑的?”

  “因为,米库里欧的手凉凉的,就像水一样,有点没想到呢!”

  “我觉得你们人类的手比较不一样才是。”米库里欧捏了捏和自己握在一起的手,“我还是第一次……”

  “原来米库里欧和我一样啊。”史雷有些得意地扬起脸,却很快松开了米库里欧的手,“糟了差点忘记还要做饭!等一下我妈妈回来之后你可要藏好哦!”

  史雷急匆匆地跑出房间,留下了米库里欧。米库里欧伸出刚刚被史雷握紧的那只手贴在脸颊上,仍有残留的温度。

  “史雷……你能触碰到我吗。”他有些恍惚,然后攥紧了另一只手里的羽毛挂饰,“不,应该说终于才对。”

  米库里欧自言自语,回忆着某段时光。


  雨停得毫无预兆。米库里欧从外面走回神殿檐下。方才一直站在雨中的他并未沾湿分毫。他抬起指尖在空中划出一个神秘的符号,脚下一汪积水就听话地聚成球形腾上半空,却在下一刻像半空破裂的氢气球一样,圆球重新变为地上的积水。

  “已经到这种地步了吗……”米库里欧踱来踱去,然后坐在了一处石阶上。他不清楚这样无聊的时光还得折磨自己多久,或许——他不禁盯着自己早已落灰的塑像发愣。神社外经过几个谈笑风生的路人,似乎没有看见神社一般。

  “我们神明的力量存在于人们的信仰中。而失去了信仰的神明即失去了存在的理由,与死亡何异?”他还记得大神玛奥提拉斯如此说过,却万万没想到这种命运万里挑一地选中了自己。

  不知道莱拉他们怎么样了,米库里欧头脑中的映像飘忽到别的地方,尽管他不能冒着消失的危险走出神社确认。

  灰色的天野被散去的乌云擦拭回原本的颜色,渐渐透明的空气让阳光也朗然起来,外面依稀传来孩子嬉闹的声音。这让米库里欧的声音稍微平复下来,他正想稍微打盹, 一个棕发男孩却闯入他的视线。男孩蹑手蹑脚地走近奉纳箱,费力地从身上找出几枚硬币,踮高了脚尖就要往里面投币。

  “这里可没有什么神明哦。”米库里欧用传达不到的声音说。

  男孩依旧固执地将硬币投进了和他身高相差无几的奉纳箱中。完成之后,他退开两步,居然对着已被蛛网和灰尘模糊身姿的神像开始祈祷。

  “要保佑我哦,神明大人。”

  男孩的话语有种坚定的信念,让米库里欧突然有些不知所措。他已经忘记上一次是何时有人如此诚心地向他祷告,那时他还可以用自己的力量予以他们加护,现在却无法做到什么。即使用法术变一点小把戏,对法也无法看见。

  “史雷!你又乱跑了!”女性焦急的呼唤使得凝神祈祷的男孩回过神来,他赶紧向神社外面赶去。

  “史雷,吗。”米库里欧默念了一遍男孩的名字。

  几只沾湿羽毛的小鸟停在檐上不住抖动身子,风中是草木沙沙作响,神社里已失去了无人看见的少年身姿,唯有男孩背包上的羽毛挂饰摇曳不已。

  如果神明是因为“被相信着”而存在的话,那么只有一人也无妨。


  “话说,米库里欧之前是怎么样的神明呢?”史雷一边埋头在书桌上一大堆历史书籍中,一边往嘴里塞了一大块面包,含混不清地问。米库里欧出现在史雷面前已经快一周了。每天放学,史雷就从图书馆搬回一大堆历史神话相关书籍,着实把米库里欧吓得不轻。

  米库里欧思考了一下回答:“大概是保佑水上平安和防止洪灾一类的吧,我也记不清了……不过出地这种小乡村,查史书也不会有吧?”

  “也是呢……”被一下子打击了气势的史雷软绵绵地趴在桌上,“虽然像雷迪雷克和潘德拉贡这种大城市倒是说得不少。这些地方至今还保留着很好的信仰传统。”

  “那说不定你还能在街上看见他们呢。”米库里欧从史雷身后探头,“被信仰的神明可以获得力量让自己拥有人类的身体,我以前认识的人也有这样的。”

  “就像我看见米库里欧那样?”

  “这……大概不是的……”二人之间沉默了好一阵。米库里欧的力量明显不足以让他被大部分人看到,面对史雷的疑问,他无从回答。

  突然,史雷回头,视线就如同预设般对上米库里欧的脸庞,在纯粹的绿眸中,米库里欧的神情仿若无风的镜湖。没有灯光喧宾夺主,窗外的残光让房间沾染上不可思议的古朴气味,宛如米库里欧那双凝视了世间千百年的双目。

  “不过不知道也没所谓,能像这样看见就够了。”史雷终于从一阵茫然中换回一贯的开朗。

  “那,既然如此,我也姑且用‘缘分’来解释吧?”米库里欧也轻轻松松地说。

  然而当窗外夜色渐浓,雨珠却开始噼里啪啦地往窗上拍打,一改白天的晴朗,变得风雨飘摇。

  “外面下雨了啊。”

  “明明是难得的周末……”史雷跟着抱怨起来,“而且我的伞也坏了。”

  米库里欧看到角落里一把被搁置的伞——大概已经不能叫伞了,整个伞骨被拆卸下来,伞面软趴趴地被扔在一边。

  “到底怎么做到的?!”米库里欧没有问出声。


  次日清晨,当史雷在淅沥的雨声中把惺忪的睡眼艰难地张开一条缝,就差点吓得从床上弹跳起来:米库里欧双臂交叉站在床前,换下了平时那身不符合现代人审美的服装,取而代之的是通常的衣服——大概是从史雷衣柜里找出来的——穿在他身上有些显大,不过至少看上去像一般人了。

  “米库里欧?”史雷坐起来瞪大眼睛再三确认。

  米库里欧则对他的反应不以为然:“有问题吗?”

  “这倒是没有。”史雷急忙摇头,“只是,怎么说呢,有些不习惯而已,啊哈哈……”

  史雷正要重新倒在床上睡个回笼觉,却被米库里欧眼疾手快地掀开了被子,他本能地伸手去扯,然而还是没有赶上米库里欧把它拿开的速度。

  “不考虑出个门吗?”米库里欧转了转手中的一样物品:雨伞的骨架。

  史雷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只好糊里糊涂地穿好衣服洗漱干净。等他准备完毕,米库里欧已经早早站在门口等他了:“正好,今天你家人似乎不在呢。”

  “看不到的话在不在都没所谓吧?”

  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米库里欧只是牵起史雷的手往门外走去。而史雷不由得将对方的手更加握紧了一些:比起当时冰泉一般的触感,,现在的米库里欧,毫无疑问与他具有同样的温度。

  屋外,米库里欧先走出一步,撑开手上的伞骨。落下的雨滴渐渐沿着伞骨连成一片透明的薄膜,仿佛奇迹凝聚成伞的形状。“史雷,”米库里欧侧回半边身子,再次伸出手,“走吧。”

  一路上,因为下雨的缘故行人不多,也几乎没有人注意到这把奇怪的伞。史雷时不时好奇地抬头看,细长柔软的雨丝融入伞面,泛起一圈圈微小的涟漪。天空被蒙上一层水汪汪的透明,在伞上荡漾。

  “哇——”史雷忍不住发出赞叹,“对了,米库里欧,我可以拿伞吗?”

  “为什么?”米库里欧下意识把伞柄往自己的方向移动。

  史雷弓着背苦笑:“因为弯起脖子挺辛苦的……”

  米库里欧很不情愿地递过雨伞,史雷刚接住,只感觉伞柄一阵颤动,等到他握稳,大粒的水珠已经洒了他一身。他正想问米库里欧,然而从对方拼命忍笑的动作看来是没有必要了。

  “好像很遗憾的样子嘛?”伞重新回到米库里欧手上,他得意地晃动头上的伞,伞面不安定地荡出了水花。

  “这是当然的吧!”史雷不服气地鼓起两边腮帮子,然后说:“米库里欧,我带你去河堤!”

  结果,米库里欧死活不肯乘坐现代交通工具,史雷也迷路了好一段时间,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不幸中的万幸是,一天的阴雨在此时此刻一扫而光,天空开始放晴。

  “晴朗的感觉真不错。”米库里欧收起伞,雨水顺着伞骨滑落地面,成了一小滩积水。

  一边的史雷拍拍身上被雨水溅到的地方,语气中有小小埋怨:“如果米库里欧肯乘公交或者地铁的话肯定能更快到。”

  “但是这样的一天过得太快了。”

  “快?一天可是有二十四小时啊。”史雷不明白,“况且来到之后也可以消磨时间啊。”

  米库里欧只是接着自己的话:“如果史雷你突然看不见我了,你会不安吗?”他眺望河川延伸的彼岸,看着它消失成一个看不见的点。

  “会有一点吧,毕竟已经和米库里欧相处一周了。”

  “不过只要我一直相信米库里欧的存在,肯定不会消失的。”

  “是这样啊。”

 “我听说这条河流从出地发源,然后一直流向雷迪雷克,最后在那里汇成一个大湖。”

  史雷指着河上粼粼波光,“如果能乘船,顺着河流汇入那个湖泊就好了。” 

  “我也感受到了河水的流动。”米库里欧闭上双眼,回忆不知几个世代之前,自己曾经能够自如地出入神社,跃入清澈见底的河川,融化其中。 

  黄昏悄然将近,金色光辉缓缓罩上二人。雨后更加干净的天空使得晚霞镀上一层明晃晃的橙,柔软的水面将倒影揉碎又拼接。 

  “史雷,我遇见你那天也是雨后初晴,就像现在。” 

  “但不是昨天才开始下雨吗?” 

  “很久之前的事了。”米库里欧凝视史雷与出地河川同样澄澈的眼睛。 

  “米库里欧太严肃了!”史雷用拳头轻碰他的肩头,“虽然有点不明白你的意思,但是只要和米库里欧在一起,我都会觉得很开心。所以这种事情并不重要。” 

  “谢谢,史雷。”米库里欧语气里是安心,“不要放弃你坚持的事。”

   夕阳洒满二人之间的空隙,晕上暖色的雾霭。背后,孩童的嬉闹声渐近又远。史雷信心满满地拍拍胸膛:“不用说,一定会!出地的信仰我也会恢复的!所以米库里欧你就好好看着吧。” 

  “天已经晚了,回家吧,米库里欧。” 

  米库里欧却没有如史雷所愿:“我还想在这里再停一会,史雷你先回去吧。” 

  “既然这样的话我可以等你,和你一起回去。”史雷朝米库里欧迈去。 

  “放心,不会迷路的。”像安慰一般,米库里欧将一样物品放入史雷口袋,“一定会回来的。” 

  史雷没有马上看,只是迟疑着点头,最终说:“那么我就先回去等你了。” 

  “嗯,路上小心。”似乎是橙色的光晕让少年单薄的水色身影变的模糊而透明,他远远目送史雷离开的背影,然后迈开步伐追了上去。 

  而走出很远的史雷取出口袋里的物件:一枚羽毛挂饰。几只惊飞的乌鸦扇动翅膀,史雷回头,河堤上谁也没有。 


  出地的人都知道那座神社。 白色长发的青年踏入神社鲜有人进入的后院,淡淡的水蓝色在他微卷的发梢上漾开,似是蓝天下的河川。 他习惯性地从池中舀起一勺清水,浣上一块孤零零的墓碑。尽管年岁将它磨蚀得老旧,但在青年每天精心的洗濯下仍然保持光洁。 

  一阵脚步声在静谧中被耳朵捕捉到,一个小小的身影立马缩进小径的拐角。青年暂停手中的工作:“一个人来这种地方,大人可是会担心的。” 

  “大哥哥,这位神官大人说过,只要诚心祈祷就可以见到神明哦。”孩子鼓气勇气踏前两步,“我爷爷告诉我的。” 

  “过来吧。”青年用一个友善的笑容迎接他,然后看清了对方藏在竹影中的容颜,“你一定是最诚心的一个。” 

  久等了。 


  宛若涓涓细流终汇入浩翰的湖。 


后记:感谢大家看到这里!说真的我写完之后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恍惚中就写完了,有挺多东西自己没解释清楚的,比如写的这个米库一开始就是悠久,所以说话方式比游戏里要有些不同,又例如米库是依附在那个挂饰上跟史雷走的,以及米库不能离开史雷太远除非在他房间里这个设定……(废话好多


评论(7)
热度(44)
©天光満つる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