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光満つる所

管理:阿澍。自娱自乐,不要指望我写热门cp。

【クロリン】失忆症

简单粗暴的题目,物理性失忆((…………

大概是治愈向?((((((

很久没写过crrn了其实这篇算是填坑吧……写在笔记本上很久了结果一直没码上来(总之是坑

OOC有?然后因为是坑所以没什么记忆了,写起来修改得乱七八糟的……阅读或许感觉不太好(反正我自己读了一遍不太通顺

不嫌弃的话请往下看吧!

                                                                                                                                                                                                                                                                                                                                                                                                                                                                                                                                                                                                                                                                                                                                                                                                                                                                                                                                                                                                                                                                                                                                                                                                   



  声音传入里恩耳中,他缓慢地张开眼睛,以期减少突然涌入眼皮底下的光线给自己带来的不适。渐渐,青年的面部轮廓在他的视野里清晰起来。

  “哦,你终于醒啦。”

  “你是……?”

  然后,在那张惊愕的脸上,里恩看到微微被银灰色刘海掩住的赤色双目,正一点点地瞪大。


  “不行,完全……想不起来。”里恩一边皱着眉头,一边灰心地把缠着绷带的头部埋进自己搁在桌面上的手臂之间。

  “看来是忘记得相当彻底啊。”尤西斯话音刚落,马上就遭到对面马奇亚斯毫不留情的讥讽:“我看你这种人,只怕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吧。”

  尤西斯反唇相讥:“哼,你要是这么觉得,就快点提出一个让里恩尽快恢复记忆的方案好了。”

  “两、两个人都冷静一点,现在并不是吵架的时候!”艾利欧特及时拉住了旁边准备发飙的马奇亚斯,“里恩,你再仔细想想,一定会有线索的。”

  得到的答案仍是摇头。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解铃还须系铃人,对吧?”一同参与讨论的莎拉教官朝视线没有离开过里恩的库洛打了个眼色。

  尽管库洛的眼神看似四处游移,却始终以里恩为中心。好几次二人的目光恰好对上,库洛总是对里恩眼里那篇茫然不知所措,只能尴尬地躲避。

  库洛脑中回放今天早上的画面,里恩在讨伐魔兽过程中头部受伤,当他在学校医务室醒来,道出的却是把他忘记的事实——在里恩能够清楚记得其他七班成员的情况下。

  确凿无误的疑惑语调在库洛心里弹起又落下,似乎恨不得凭借冲力原地戳出一个洞来。

  库洛拍着胸脯回应莎拉教官:“啊……其实这种东西慢慢来就好啦,总是需要恢复期的~本大爷可不会这么容易意志消沉!”

  “但是你苦笑了哦,库洛。”菲一针见血。


  学生会馆的正面被夕阳打上一层明亮的橙黄色,偶尔有学生从这栋被染色的建筑中走出,都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投向门口举止怪异的二人。

  库洛在里恩跟前一次次地重复当初给他玩的那个小把戏——在班长艾玛的指导下——抛起的硬币一次又一次落入库洛身前的布包里,然而里恩对这个景象毫无反应。

  “这是……?”里恩不解地摇头。

  “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啦。”库洛将50米拉的硬币收入口袋,“你还记不记得我欠……”他差点脱口而出欠债两个字,好在及时收住了。

  “是这样吗?”

  “喂喂,不要使用反问句啊。”看到里恩没有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库洛有些失望——也就是说刚刚做的事情全部白费。

  “不,我想是疑问句。”

  该说是本能使然吗,这个失忆也不忘吐槽自己的学弟。

  “今天先到这里好了,休息一下如何?”

  步出校门的二人在公园的长椅上坐下。霞光逐渐暗淡,很快便要被夜幕的星辰取代。和里恩为了恢复记忆的事情不停奔走了一整个自由活动日,疲累的库洛在长椅上摊成一个“大”字,里恩只好往另一边挪了挪。

  里恩有些拘谨地挺直身板,染上光晕的嘴唇翕动,似乎有什么想说又不敢开口。库洛微微侧头,这幅光景映入眼帘,他不禁轻轻笑出声来。

  “学长?”

  “没什么啦。只是想——回到初次认识状态的后辈君也很可爱嘛。”凭借手臂长度的优势,库洛轻而易举地在里恩毛茸茸的头发上抚摸了两下——真是久违的感觉。只不过里恩头上的伤还没痊愈,没办法像往常一样肆无忌惮地蹂躏一番着实可惜。然而他看到里恩仿佛确认一般将手覆在刚刚自己摸过的地方,心底竟有暖意穿过。

  “对了,我想问学长一个问题。”里恩突然脸上写满认真地转向库洛,“学长不会介意吧?”

  “尽管问!”库洛信心满满。而这种认真的劲头,也该说不愧是里恩。

  里恩有些急切地对上库洛双眼:“失去记忆时,忘记的都是重要的人和事吗?”却立马像碰着了燃烧的炭火般缩回来。

  “等等,你是听谁说的话?”库洛若无其事地说着,却把脸别过一边,他甚至开始觉得除了失忆以外,这次受伤或许也把里恩脑袋的什么地方撞坏了。

  里恩老实回答:“之前班长借了一本书给我看……”

  这种乱七八糟的地方倒记得很清楚嘛!库洛心里捶胸顿足。

  “果然学长会介意,抱歉。”里恩的头颅低垂,像一个犯错的孩子静待斥责。

  “真是的,净想些有的没的。”库洛安慰性地轻拍对方的脊背,好让他安心下来,“明天——再加把劲寻找记忆吧,今天你已经很努力啦。”

  里恩以点头回应。而刚刚还低头认错的孩子因为受到了褒奖,嘴角浅浅地扬起了弧度。


  几天下来,里恩恢复记忆的事情仍然一筹莫展,虽然众人,包括库洛在内,都劝他稍微缓缓,然而他仍然是比谁都更急切,以至于吃饭的时候都失魂落魄的。

  “里恩同学?”

  “啊,班长,抱歉,我又发呆了。”回过神来的里恩这才发现自己面前的早餐几乎没有动过,但看着开始出门的同学们,这份早餐自己怕是没法享用了。

  里恩站起身正要随着大家离开,却转向看到了仍懒洋洋坐着的库洛:“学长,再不走就要迟到了。”

  “诶——再呆一会儿有什么不好嘛——”库洛依然纹丝不动。

  “就算被莎拉教官罚跑操场也?”

  “咕……”正中红心。库洛迅速抹掉额头上一瞬间渗出的冷汗,终于磨磨蹭蹭地站起,和里恩一同在雪伦的目送下一同走出宿舍。

  不过一天下来,每次里恩回头向库洛的座位,总是看到他昏昏沉沉的样子,除非下课铃声响起,他才会美美地伸一个懒腰,然后伏在桌上直到下一节课下课。

  放学后,里恩忍不住问:“学长你一直这样?”

  “等你回复记忆就知道啦~”库洛眨眨眼,“只不过不擅长这方面而已,并不阻碍本大爷成为人才啊!”库洛拿出自己的ARCUS打开,银色的核心回路闪闪发光。

  “果然学长还是端正一下态度比较好吧。再说,恢复记忆的事情恐怕……”

  面对里恩失落的语气,库洛不由得为难地搔了搔后脑:“唉,你最让人头疼的地方就是这种一本正经啊。”

  “不过我觉得,就算你不恢复记忆也没问题了。因为你看,我们不是差不多回到以前这种相处模式了吧。”

  里恩努力回忆库洛口中“相处模式”在记忆中的蛛丝马迹,虽然能感受到某些约定俗成的直觉,然而画面仍然一篇空白。

  “而且不要老是对一个人念念不忘,特别是我这种人,呐?”没有理会里恩思考的动作,库洛自言自语一般,说。


  脚步声突兀地回响在空荡荡的走廊上,静谧和幽暗笼罩着一切,连乌鸦也不甚啼鸣。走出房间的里恩呆立在自己房间前,注视着对面紧闭的房门。早上库洛对他说的一番话,让不安的影子一直在他心里游荡。

  “库洛……”撇掉显得拘谨的敬称,里恩喃喃地演习起呼唤这个或许对他十分亲切的名字。走廊窗外的繁星虽然璀璨,却无法找到最明亮的一颗。冷冽的星光透过窗户渗入屋内,里恩打了个寒噤。

  “身上有伤还穿着单衣在外面晃悠,感冒了怎么办?”

  还没来得及回头寻找声音的主人,里恩就被一件衣服——红色的校服外套——从头顶盖上了。里恩取下,还是暖的,然后才发现自己身后衣服的主人也和自己一样,只穿了一件单衣。

  “这件衣服还是学长自己好好穿着吧。”

  里恩把衣服递回去,才送到对方手里,却又被一把塞进自己怀中:“婆婆妈妈的话就别说了,先不说我刚刚已经看见你在发抖了,你现在还是伤患,我当然有关心的义务咯。”

  “谢谢……库洛。”被库洛一番话说得难为情,里恩把衣服抱在胸前,不敢看他的眼睛。

  听到里恩不再用“学长”的敬称,他愉快地吹了声口哨:“不错嘛,你想起什么了?”

  里恩摇头,觉得一定是刚刚自己重复的缘故才会脱口而出,并且说不定自己旁边这个人也听到了。接受了这种可能的推测,他的耳根子突然有些发热:“大概,大概这样叫会顺口一点……”他无谓地解释。

  库洛的外套比里恩自己的大上不少,穿在身上松松垮垮的,袖子和肩部都耷拉着。假如平日在别人面前这么穿,大概会产生喜剧效果,但里恩现在只感受到对方依附在外套上的体温暖融融地扩散,而这种感觉居然不可思议地熟悉起来。

  “库洛也睡不着吗?”

  “也不算,只是有些事情在考虑而已。”

  “那库洛果然……”

  “嗯,没错,我在彻夜研究下周赛马的几率!可恶,我这次一定要连本带利地赢回来!”和现时气氛很不符合地,库洛突然咬牙切齿,斗志昂扬。

  “学生还是不要赌博比较好……”里恩对这位学长无可奈何,如果没有失去记忆,他一定会更不留情地打击库洛。

  “不过,我真的在考虑一些事。”终于鼓起勇气,里恩迎向对方绯色的双目,赤红的深海,被重重迷雾包裹的深海,“库洛今天说的‘不用记起’,是不对的。”

  “库洛带我回忆的情景,虽然我一个也记不起来,但这不是别人的,而是我血肉里真实存在的记忆,我的内心对我这样说。是我和库洛共同的回忆。”

  “所以刚才的颤抖,也许不仅仅是因为寒冷,也是因为害怕自己永远记不起和库洛度过的时间,记不起那些能让我愉快地笑出来的点滴。”里恩的紫瞳真挚地澄澈着,仿佛拨开了红色的迷雾。

  “唉,我真是摊上了一个严肃的学弟~”库洛举手投降。

  “这就是该严肃的时候吧,库洛你太嬉皮笑脸了。”

  “你啊,怎么能脸部红心不跳地说这种让人害臊话呢!”库洛摆出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却马上换上别有用心的笑容,“如果我是女孩子,早就被你攻略了哦。”

  “不要突然靠这么近……!”眼前的面孔没有任何告知就突然放大,里恩不自觉地后退两步。他知道自己的面部肯定充血了,幸好没有明亮的灯光,还可以遮掩过去,“玩笑还是算了吧……”

  尽管如此,里恩看着库洛计划得逞的得意模样,居然有种从记忆深处涌出的、揍他一拳的冲动。


  里恩揉着被撞疼的后脑勺,下意识地搜索了一遍记忆,并没有丢失什么。他从地上爬起,毕竟这还是完成委托的途中。

  他仍会时不时想起那次失忆。强迫自己的大脑数晚之后,当他一觉醒来,发现盘旋脑中的填空题满分全对,便不顾一切地冲进库洛的卧室,紧紧抱住了熟睡中的房间主人。

  然后被七班的同学嘲笑了一周。

  记忆永远是一个虚幻迂回的空间,上升与下沉,联结与断裂,皆无迹可寻——说不定某天便意外失去了心中重要之人的位置。但即便成为浮光掠影,里恩仍想记住,不想忘记。

  无论何时。无论何地。

  I'll remember you.

评论(6)
热度(24)
©天光満つる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