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脚孤丘10区57号

管理:阿澍。自娱自乐,不要指望我写热门cp。

【FF14】【奥尔什方+光战友情向】你持盾吗

因为在学校把腿跌瘸了所以军训只能坐着十分无聊就开了这个脑,再加上最近怨气比较大所以给自己洗洗干净,于是有了这个(

attention:
残疾人复健(x
短,很短
深夜时分写头脑不太清醒大概错字(
我没玩过骑士我没玩过战士(((
瞎写写,剧情bug欢迎指出
关于一个光战让神烦给他做骑士特训的故事(x

PS:本来打算一直不让光战开口的但是想想太坏我还是加了几句(

  冒险者并不习惯在自己的副手上装备这么一个东西。
  他仔细端详着盾上镌刻的暗红色独角兽花纹——这是他那位冰蓝色头发的精灵挚友笑着递给他的。
  “嗯,拥有如此美妙的肉体的你绝对能胜任骑士这个职业的!”跟平常一样,奥尔什方向他开玩笑道。
  强韧的肉体?他当然有。冒险者在这方面可谓颇有自信,作为战士的他总是充当开拓前路的角色,在最前方冲锋陷阵已是家常便饭。
  可是同样担当着保卫他人的角色,与他的年轻相呼应,战士的称号似乎让他显得鲁莽,沙都的事件更是一度让他的内心摇摇欲坠。来到伊修加德以后他曾向龙骑士们讨教过不少,但迅如疾风的枪尖始终填补不了遗憾。
  于是他拿起了这面一点也不趁手的盾牌。

  两个大男人在白皑皑的雪地上气喘吁吁地奔跑着。虽然这种奇妙的景象在巨龙首营地的人们眼中已经见怪不怪——多亏奥尔什方的得力调教。
  风雪过后,库尔扎斯灰蒙蒙的天空奇迹般穿过几缕新鲜的阳光,反射在冒险者这身新着的银甲上,金灿灿的。也许因为盔甲的重量,当二人返回营地,冒险者踏下的积雪也深了不少。
  他望了一眼轻飘飘路过的黑魔法师。
  “还习惯吗,这身装备?”奥尔什方拍拍冒险者肩膀,“话说回来,骑士姿态的你还是一样让我心旷神怡啊,真好!”
  然后他继续说:“刚刚的热身结束,差不多进入正题吧。”
  冒险者沉默地接过对方说完话后的递物:一把擦拭锃亮的单手剑,与同样锃亮的一面盾牌,盾上是福尔坦的家徽。
  左右手掂量了一下两件装备,与他习惯用双手挥舞的重斧相比,两手不平衡的重量让他一时间难以适应,尤其是沉甸甸的盾牌。
  他试着学习奥尔什方向他示范的姿势,冒险的经历让他模仿得一板一眼。可是当他提剑冲向训练木人时,却被对方拦住了。
  奥尔什方轻轻握住冒险者持盾的手腕,将偏向一边的盾牌缓缓移到他身前:“盾的位置在这里。”又压低他高举剑刃的手。
  “骑士,不需要战士冲锋的勇猛。”冒险者保持着刚刚被奥尔什方纠正过的姿势,静静听着,“骑士的英勇,就是将这面盾挡在敌人面前,用它守护你的盟友。”
  他将盾牌微微向正面上方推进:“就像这样。”
  冒险者点头,默默铭记着,又莫名觉得这个简单的动作蕴含着一种长久以来的意志。他学着举起沉重的盾,一遍又一遍。但即便有强健的体魄,尚未上手的武器也让他的节奏渐渐慢了下来。
  奥尔什方示意他停下:“一个好骑士也得休息。”又指了指自己的胸口,“况且,握紧的不仅仅是手上这面盾,还有这里的盾。”
  骑士本身就是守护他人的盾。是化身为盾的人。
  被称为光之战士的自己,只能看着同伴们离去,无力地任凭灯火黯淡在自己掌中。然而当那个狼狈失意的风雪之夜来临,是奥尔什方打开营地的大门,以温暖的房屋接纳、守护了他与伙伴,让灯火重燃。
  想成为骑士的理由是自己的无力吗?冒险者诘问自己。
  “对了,这面盾你暂时先用着吧。”注意到冒险者的表情,奥尔什方敲敲印有家徽的盾面,“你也会拥有属于自己的盾,总有一天。”
  “奥尔什方。”冒险者放下练习的架势。
  这个理由中应有更崇高的东西。
  “怎么了,我的朋友?”
  “不,只是突然……”冒险者顿了一下,最终用无解的表情淡化了问题。
  “那么我们回屋里吧,毕竟我可是很期待你盔甲下汗湿的肉体!”精灵爽朗地笑,没有深究。
  澄澈而崇高。

  青年每走一步,身上的铠甲就随着发出咔啦啦的脆响。即使背负之物沉重,他仍端正笔直地走来。
  他手捧一束白色的花——库尔扎斯并不生长花朵。花瓣已在来路上被寒气凝结,哪怕有风,它们也不摇晃丝毫,高洁地闪耀着光华。与那面破碎却坚定的钢盾一同。
  “那个动作是你教我演习无数遍的动作。”
  “而你由始至终都没有放开你的盾。”
  “无论是哪一面。”
  试图忘记伤感的话语,他紧紧闭上眼睛,强行让泪水在眼眶里化作成冰末。青年用力睁眼,眼眶刺痛着。回头的时候,远远望见两个人影缓缓步来。
  雪之家,他喃喃自语,转身放下花束与盾牌。
  “雪之家的第四人是一位真正的骑士。”他沉眠在爱神眷顾之地的层层积雪下。
  远处礼炮的鸣响落在墓碑上,身后是踏雪的声音。

  库尔扎斯,天晴,万里无云。




后记:扫墓这段大概是之前文手问卷的扩展,这个剧情能让我写一年(走开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