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脚孤丘10区57号

管理:阿澍。自娱自乐,不要指望我写热门cp。

【FF14】CP上发布的无料

注意事项:

1、这个光战的形象是谜,请大家自行脑补

2、涉及部分3.4内容和国际服妖怪手表活动捏他

3、我对不起yoshida对不起大家






特别鸣谢部队某位在本子里客串出场的排不进本的武僧,祝她转职之后可以秒排。


  “啊……好热……”光战走在乌尔达哈大街上,太阳毫不留情地大把泼洒到他身上,此时正值盛夏,就体感而言,他觉得比当年在巴哈姆特核心体验过的亿万核爆热多了。

他浑身都在冒汗:额头上、厚重的装备里,以及没有手套覆盖的手心里——手心的汗水浸湿了手上的一小叠纸张,全是冒险者小队的志愿兵申请书,而他们都被拒绝了,丑拒。

大国防联军就想搞事,弄什么冒险者小队,害得自己每天都得拒绝不少长的丑的,还要往热死个人的沙都跑,光战越想越气,他觉得自己快中暑了。

  “好想赶紧找个有空调的地方……”

  说到空调,就不得不提到金碟游乐场,不仅24小时娱乐项目开放,还有24小时空调开放。尽管光战对这个地方有巨大阴影,但实在热得不行,只好搭上飞空艇前往。


  “呀!这不是大名鼎鼎的光之战士吗!欢迎来到金碟游乐场!”光战一下飞空艇,门口的接待人便热情地向他打招呼。

  “好,好啊……哈哈哈……”光战僵硬地苦笑着回话,他想起上次的“体验活动”,那个吓死人的侦探游戏让他心有余悸,而且更加剧了他对外来饮料的恐惧:自从沙都政变以及隼巢的式典以来,他已经战战兢兢,加上这次活动,他已经害怕得连艾默里克招待的酒都不敢喝了。

  光战内心:“害怕.jpg。”

  光战正准备开溜,却听见游乐场某处传来一声“救命啊”的惨叫。光战始终是光战,就算他多想只顾自己凉空调,发生了事件他依旧不能放置不管。

  从仙人微彩的方向,有担架抬来了一个人,正是光战熟悉的老面孔:仙人微彩发放员。光战见状,马上跑过去询问情况。

  “我……”他艰难地开口,望了望光战,随后向旁边负责人一样的男人投去求饶的目光,“我不想干了啊……!”

  “可是人手……”负责人面露难色,却又觉得对方很可怜。

  于是担架上的人变得更加悲伤了:“你真是不懂我的处境,那些冒险者,天天来刮刮乐,自己脸黑就算了,还不洗手!刮不到123或者789就把锅推给我,还扇我巴掌,你看!”

他指了指自己脸上,他的脸上不仅有好多巴掌印,而且都是黑糊糊的,果然没洗手。

  接下来过了十多分钟,尽管大家努力挽留,但仙人微彩发放员依然说着“不”,大家都没办法,只好望向光战。

  光战一身冷汗,果不其然,经典的套路出来了:“那么在我们能够补充人手之前,能否请……”

  面对转向自己的大家,光战内心生出了非常强烈的拒绝——不行,光战!这不能答应!一旦答应你的冒险生涯就要完了!不能!绝对!光战听到心里有个巨大的声音喊叫着。

要怎么回答呢?(此处请自动脑补选项框)

→没问题,交给我吧!

有报酬就好。

………………。

  哪个选项都不像能拒绝吧!!!!!他内心悲鸣。

  “等,等等!我还有个很重要的问题!”光战不放过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你看,我是光战,大家都认识我,如果我来做这份工作,会、会不会引起混乱啊……”

  “这个不用担心!我们自然有办法!”

  “啊??????”强烈的不祥预感向光战袭来。


  一位冒险者走进了金碟游乐场,他已经是游乐场的常客了,所以他很快就发现,今天的游乐场相比以往似乎有些不同。

  “嗯?这是?”

  他清楚记得每次进入游乐场,门口总有可爱漂亮的兔女郎迎接自己,然而今天迎接他的却是——

  “嗨!客人你好!欢迎来到金碟游乐场!”

  他面前站着一个高大的身影,用从玩偶服中传出的憨憨的声音向他问好。

  “…………”他打量面前的人这身玩偶服,没错,是一只猪,一只高大的猪,除了造型比较卡通……倒不如说魔性,圆滚滚的肚子,粗壮的四肢,粉红色的皮肤,甚至还有细细的绒毛,无论怎么看都很猪。

  “今天是我们的皮格祭哦!希望客人您玩得开心!”

  冒险者从入口处走进,只见许多工作人员都穿着同样的玩偶服,果然很有皮格祭的风范,尤其是仙人微彩发放处那只闪闪发光的金色猪。


  光战觉得这是他当上冒险者以来最屈辱的一天,被强塞的工作总有,但穿上这种无异于羞耻play的玩偶装可是头一回。他唯一的安慰便是没人看到自己的脸。只不过这种高危接待任务还是让他心里发虚。

  “那个……你有没有……”一位冒险者走到他面前,这是他今天接待的第一位客人,是一个白色短发的人男,职业大概是武僧——从他背着的木桩判断的。

  光战马上知道他要来刮彩票了,看对方的手还挺干净,应该是刚刚洗过吧,便小心翼翼得递出一张彩票。

  冒险者刮了三张,运气还不错,都是四位数,看着对方开心的表情,光战也松了口气,至少这次是不用被扇了。

  “太好了,这样我就可以存钱去和……游云海了!”

  冒险者越走越远,光战有点听不清他在说的名字,然而他知道一件事:“可是金碟币不能换成现金啊……”

  一天很快就过去了,不知道是否由于海德林的加护,今天一天下来居然还比较顺利,除了有个别冒险者浑身沾满不知名粘液地从舞台那边走过来以外,并没有人伸手对他进行殴打,可谓万幸。眼看着时间就要到深夜了,来往的冒险者也逐渐稀少,光战想着是不是准备下班了,于是有些松懈地单手撑在桌子上,然后,一片浓重的阴影突然笼罩了他。

  “嗯?”他在松懈中下意识抬头,然而看清楚这片阴影来源之后,他浑身都震了一下:面前是一个高大壮实的白色皮肤鲁加,没穿上衣,还戴着莫古力的头套,虽然和自己这身玩偶服有着诡异的相似之处,然而明显对方要瘆人得多。

  “你、你好?”光战摆出对方并看不到的业务微笑打招呼。

  “穿着土土的冒险者哟,快给我三张彩票库啵。”一开口,便是低沉的嗓音。

  绝对是云海的莫古力成精了!光战很不情愿地递出彩票,静静地等这只充满威压感的莫古力妖精刮完。

  “没关系的,有海德林的加护……”光战喃喃自语,咽下一口唾沫,帮选好线的莫古力妖精刮开了三张彩票的所有数字。

  “怎么样了库啵?”依然是低沉的嗓音。

  “呃……我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告诉你……”光战深呼吸,自己这一路下来什么没碰到过,尼德霍格也要惧我三分,还怕这莫古力吗!

  “库啵?”

  “是这样的,好消息是,你的三张彩票都有123的行列……”光战强忍冷汗,“坏消息是,你三张都没刮到123……很抱歉只有两位数的金碟币能给你……”

  光战鼓起勇气,凭着海德林的加护和死不要脸的勇气,面对着凶猛(?)的莫古力妖精说出了这个事实。虽然看不到对方的脸,但是从肩膀一下子就垂下的动作就能判断出他一定是大失所望。莫古力妖精站了好一会,手还托在下巴上作沉思的动作,突然,他好像悟到了什么一样,忽然举起了手。

  “卧槽?!”光战往后一缩。

  出乎意料,那只举起的大手迟迟没有下来,反而是另一只手也举起来了,然后就在光战面前,这位莫古力妖精跳起了可爱……现在只能用吓人来形容的舞蹈,每当他从地板上跳起来,就会发出巨大的落地音。

  “卧槽?????????”

  “心情不好的时候,跳舞可以让自己开心库啵!”白色妖精欢快地说着。

  “真是谢谢你啊…………”光战现在宁愿被对方胖揍一顿,也不想看这种精神污染的舞蹈,比起强烈的精神攻击,还不如巴掌来的痛快,他觉得自己的正气已经回不来了,在邪恶的舞蹈面前,光之加护荡然无存,他仿佛吃了魔界花的十全大补喷,带着一身debuff,只能这样接受攻击。


  光战把玩偶服的头部脱了下来,放在了旁边的桌子上,他大大地叹了一口气,今天真是不好过啊。游乐场的人已经走得差不多,只剩下工作人员,他安心地放松这自己,同时避免着回忆起刚才的场景。

  他看了一眼四周,只见空荡荡的游乐场里还有一位发色奇妙的敖龙族男性站在他附近。的确是一位叫做野日的人,光战回忆,据他自己称是异邦的社长,身边还带着一群稀奇古怪的宠物。

  “异邦人的品味都这么奇特嘛?”他自言自语,想起前一阵子在摩杜那也见到了这位异邦的社长,当时自己正准备去找异邦的诗人——因为他把石之家的钥匙掉在了第七天堂的某处,不得已去问的。就在那个时候,他看到了异邦的诗人正在和面前这位社长开心地聊天,一旁还有艾欧泽亚生活杂志的记者在记录。光战打算等谈话结束后再去询问,没想到时间一过就是三小时。后来实在是在意到不行的光战特意买了那本杂志,遗憾的是,这一栏只有三段。

  这么想着,光战突然就想去第七天堂来一杯了,顺便跟异邦的诗人套套八卦料也好,他换好衣服之后直接传送到了摩杜那。

  “哟,别来无恙吧。”异邦的诗人一如既往坐在那个位置上,友好地跟他打招呼。

  “托您的福。”光战点了一大杯的酒,习以为常地坐到了对方旁边,打完招呼后便咕嘟咕嘟地灌下一大口。

  二人喝过一轮,扯了点别的事情,光战觉得时机差不多,于是开口问了异邦的诗人:“你知道最近那位出现在金碟游乐场的‘异邦的社长’吗,上次我见到你们在一起喝酒的。”

  没想到对方“噗”地一下喷了,好在他还没开始喝,不然光战肯定要被喷一身:“认识是认识……不过你可不要告诉他我还在这里呀。”

  “哦,哦。”光战见到他这样也不好再问,支支吾吾地答应了。

  “于是要我给你弹首曲子吗?看你今天也很疲惫了。”诗人拍拍光战肩膀,似乎从他的表情中读到了什么,“这个如何?两个白魔读愈疗,一行龙骑上青天——”

  “等等这哪里不对!”光战连忙阻止。

  “那,你想听点什么?”

  “干脆——”光战突然有了个新奇的想法,然而他此刻还不知道,这个想法将让他很快后悔不已。


  光战睁开眼睛,不知道是由于不胜酒力还是什么的,自己是迷迷糊糊地睡着了。他揉揉眼睛,却见到自己在白天上班的地方,金碟游乐场的长椅上。他拍拍脑袋,想着该不会是自己睡迷糊了,就被先送回来了。他爬起来打算换身衣服就开始工作,但马上就发觉已经换上了和昨天一样的玩偶服。

  “要不要这么贴心。”他小声嘟哝。然而,准备起来的时候,发现了什么不对——视线里有四个白色的,像长残了的海狸一样的脑袋出现在视野里,四名鲁加——应该说是莫古力妖精包围了他。

  “这就是爱库啵?”莫古力妖精们唱着歌。

  光战吓得一个鲤鱼打挺弹了起来,赶紧开了减伤和疾跑逃离这个地方。这肯定是什么异变!光战跑到自己的岗位上,掏出几张彩票,他颤抖地刮开手上的彩票,果不其然,连数字也变成不一定每张都有123这几个数字了,甚至出现了重复数字,光战见状不禁崩溃。

  “YOSHIDAAAAAAAAAAAAAAAAAAAAAAA!!!!!”望着金碟游乐场·零式,光战流下了悲伤的泪水。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