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脚孤丘10区57号

管理:阿澍。自娱自乐,不要指望我写热门cp。

【明主】无题

注意:

本来想随便写写500字,但是一写完了发现居然没头没尾

!!!严重剧透!!!还没通关并不想被剧透的慎点!

主角名字是官方的来栖晓

和大佬py交易的产物

                                                                                                                                                                                                       
                                                                                                                                                                                                                                                                        
                                                                                                                                                                                                                                                                                                                                                                                                                                                                                                                                                                                                                  

  距离应该给狮童发出预告状的日子还有一段距离,本不该被任何人知晓存在的少年突然被一阵急促的呼喊吵醒了。
  现在是周六的早上八点,晓的胸口却像被生生插入了一根棍子,不停地搅动着,弄得他胸腔内一塌糊涂。压抑住这种难言的感受,他走下楼,木质楼梯随之发出的嘎吱声也告知了他的到来。
  “晓……”站在楼梯口的真轻声喊着他的名字,代替早安。她脸上复杂的表情平均地分给了每一位在场的怪盗团成员,又和大家不约而同地在下一瞬间别开视线。
  “……喂,稻荷,把那个给他看。”双叶拉拉祐介的衣袖。
  “我知道了。”祐介也一反常态地听从,将一份报纸递给了晓。
  不需要仔细阅读,因为今天报纸的头条已经巨大得让他在接过报纸的一刻看得清清楚楚:名震一时的少年侦探暴死街头。要是人们知道某种意义上这也是怪盗团干的好事,说不定自己和站在此处的一群人都要变成国家公敌,事实上在新闻曝光的一刻,事态就已经有点向那边发展了。
 电视新闻也很合时机地播放起这一则报道,龙司咬牙切齿地给了桌子重重一击,声音却艰难地卡在嗓子里:“那家伙……明明是自作自受……”
  日光反射在晓的眼镜上,掩盖着他目光中的不明朗,不过又很快退去,只是直直的将焦点置于报纸的文字上。刚刚在胸口搅动的棍子仿佛突然抽出,让浆糊般的内容物流向身体每个角落。
  暂且放下沉重考虑对策后,怪盗团的成员陆续离开了卢布兰,只剩晓有些呆然地伫立原地,直到莫甘娜用爪子拍上他的肩膀,晓才从停滞中回到现实。
  “你脸色不太好啊。”莫甘娜提议他去休息,晓却摇了摇头。
  “我出去一下。”
  “等等你现在还是……”
  晓把莫甘娜放下,还没等他说完一句话,便急促地冲开卢布兰的门,不知道往哪边跑去。

  晓站在国会议事堂前,旁边的一块空地拉起了严密的警戒线,昨天晚上,明智吾郎的尸体在这里被人发现了。所幸门口的警卫员没有对他多加留意,晓拉下帽子,往警戒线围住的空地走去。
  他果然在那里,被一块薄薄的白布覆盖,一群乌鸦围在他身边,伸着脑袋打探,试图分辨清楚那条模糊不清的界限下隔离的内容,晓只挪动了一点点脚步,扑腾翅膀的声音便纷纷响起。
  警戒线被振翅产生的气流割开,刷刷落地。晓走进去,靠近他,接近到鞋尖马上就要触到他的距离。如果两人的位置互换,自己怕是早被肆意践踏了,晓咬住下唇,确认上面没有皮鞋的味道。
  但晓只是掀开了一角白布,那张曾经对他露出鄙夷、厌恶、憎恨、嫉妒、轻蔑,甚至还有一丝希冀的面容平静得像死水,群鸦没来得及扯去上面的皮肉,晓才得以看见他。
  这是恶业的报应,晓很明白,却止不住眼睑的颤抖。他将同样颤抖的视线移向那人——然后他的嘴角扭曲地向上咧开了。

  “唔……!”被一股莫名的力量推着,晓猛地从床上弹坐起来,也不知道力量有多大,躺在他肚子上安详入睡的黑猫也被弹到地上,噗噜噜地翻了两个跟头,惨叫着醒过来。
  如果这算是噩梦,那天鹅绒房间里被关在牢里的梦可算得上十足的美梦了。他下床抱起摔得够呛的莫甘娜,回到床上正发呆的时候,被小爪子从后脑推了一下。
  “晓,你做噩梦了吗。”
  “不知道……”时钟指着凌晨四点,大部分人还在睡梦中,只是他提前醒来了。

  “请给我一杯咖啡吧。”少年侦探微笑着坐在吧台前,向晓比了一个请的手势。
  晓为他冲上一杯咖啡,当然,手法和以往惣治郎教导他的不完全一样,现在他只是完完全全按照自己的心意冲调。按照以往的结果,对方肯定会苦得直吐舌头吧,然而就像屡教不改一般,他总是提出这种请求。
  “今天的咖啡,稍微有点不一样呢。”对方依然挂着职业性的微笑,晓却自以为从那面具一般的表情后读懂了他的心思。
  “要再来一杯吗?”那家伙在撒谎。
  “嗯,当然。”
 晓再次端出咖啡,少年依然平静地喝下去了。
  “你以为我在撒谎吗?你讨厌我,就像我憎恨你一样。我杀了人,害死了 你同伴的父亲,陷你们于绝境,还妄图杀害你。”
  “你说得对。”晓回答。
  “但是,”侦探又啜饮了一口咖啡,“今天的咖啡,味道不同呢。”
  “和平时一样冲泡的。”晓没有再和他过多的言语,只是在他走后背过身去,抿了抿剩下的咖啡。一点也不苦。
  也做了这样的梦。

评论(4)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