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脚孤丘10区57号

管理:阿澍。自娱自乐,不要指望我写热门cp。

【策羊】尚飨

这篇是今年比较早时候的文章了不过自己觉得挺满意的虽然还有很多地方要修改不过我懒也就算了((((((

早前手贱删掉了现在再发一次……我觉得看完结局一定有一大群人要打我。

                                                                                                                                                                                                                                                                                                                                                                                                                                                                                  
                                                                                                                                                                                                                                                       
               
                                                                                                                                                                                      

 "魏闻捷,你原是天策府中人,三年前失踪,居然是跑到恶人谷作贼来了!"

 魏闻捷看着眼前的这位道长一边歇斯底里地控诉着自己的罪恶,一边大口大口地从胸腔里咳出鲜血。他饶有滋味地翘起二郎腿,好像听着一个娓娓道来的故事。

 他忍不住鼓掌,起身,靠近绑在柱上的俘虏,啧啧赞道:"真不愧是宋道长,高手中的高手,找了我三年,我的老底可是被你揭得一干二净了。"然后作势要挑起对方下巴,就像无数轻佻男子对钟爱的女人做的一样。

 宋忘忧徒劳地把身子向后一缩,企图躲避魏闻捷的动作,以及投来的,充满恶意的视线:那分明是一头恶狼对无处可逃、唾手可得的猎物的紧逼。

 然而宋忘忧在退却的同时用眼角余光扫视了魏闻捷的衣着,似乎相比起三年前,盔甲还是那身盔甲,只是期间不知染上了多少有罪或无辜之人的鲜血,本该作为东都男儿骄傲的那抹热烈的鲜红被浸成了黑红,以及浸透的腥气,死的味道。魏闻捷当日眉宇间的意气风发亦随之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恶人的戾气与狂妄。

 "长空令下,浩气长存——你们是这么说的?"魏闻捷突然放弃了手部行将捏住宋忘忧下巴的动作,转而在他赤裸的胸膛上蹂躏起两粒粉嫩的果实,"浩气盟还真了不起,居然把你变成这般对人恶语相向的人了,想当初你我告别的时候,对我恋恋不舍的还是道长你呢。"

 宋忘忧全身被剥得精光,以一个门户大开的姿势被缚于柱子下端,这种羞耻至极的姿态让他的脸色也难看到了极点,羞耻和愤怒在他的表情里捣成了一锅。

 但令他更为痛恨的还有甚者。当魏闻捷那把肮脏的长枪在自己内里左冲右突的时候,他居然第一次摆出了投降的态势,而魏闻捷呢,则以胜者的角度,居高临下地欣赏他的丑态,津津有味。

 "哼,你让我快活了,我也不让你白来,你只要说一声想,我就告诉你你想知道的事。"魏闻捷喘着粗气,依然是恶狼的态度,看样子是宋忘忧若果不给他一个答复,便要一口吞下他。

 不过宋忘忧心想听听总没有吃亏,于是放松了紧咬的牙关,却因对方的一记不作任何预告的猛突,快感的浪潮直接推着欢愉的喘息从松弛的唇间迸发出来。

 "真是不错的回答,那我就告诉你吧。"魏闻捷伏向他耳畔,低声喃喃。


 魏闻捷放走了宋忘忧,虽然宋忘忧脑子里对魏闻捷传达的所谓他想知道的事——军情,半信半疑,但为了多留一个心眼,还是将这条消息传达给了昆仑营地的指挥官。

 "忘忧,你的情报是哪里来的?"

 "俘虏。"宋忘忧轻描淡写地交代了一下,并没有撒谎,即使省略了很多必要的细节,例如说,做俘虏的是他。

 数日后,按照宋忘忧提供的军情,浩气盟果真取得了优势。

 不过包括此次在内,以及此后数次交战,为恶人谷打头阵的魏闻捷总能从混战的人群中把宋忘忧揪出来,带回营地或谷内,都是先好好享受他的身体,然后告诉他恶人谷近期的军情,再把他放走。

 "宋道长,他们来了!"盟中有子弟呐喊起来,视线前方是恶人谷的人潮。

 "我明白了。"宋忘忧原地挥剑,剑上凝结的寒气围绕着他划出完美的双弧。

 一连击退几名敌人,宋忘忧却没有下杀手,仅仅是削掉敌人的臂膊了事,若是以前,他每一剑必定见血封喉。可恶,可恶,难道是自己觉得欠了对方人情而心慈手软了么,然而冲锋的号角响起,宋忘忧的杀意也越趋浓烈,很快便不再出现他所认为"心慈手软"的行为,恶人的尸体在他四周围成了一个不太封闭的圆圈。

 一直到他见着了魏闻捷,那头暗红色的狼向他冲来,他仿佛卸下了什么重担,握剑的手不经意间微微松开了。


 来不及清理魏闻捷在自己身体里粗暴地留下的印记,宋忘忧匆匆穿好衣服,预备要走,因为每次魏闻捷都不会留他,也不该留他。

 本该杀了他。

 "又放我走?照我说,最念旧的难道不是你?"

 "念旧?哈,那是什么。入了恶人,从前的事情,我本该全部抛掉,例如天策的夕阳。"

 凝望窗外之景,血红萧瑟。

 "那我呢。"

 "例外。"被问得有点不耐烦,魏闻捷不再作声,扬手示意宋忘忧快走。

 你本该还是天策的男儿,何必沦落至此。宋忘忧最终还是把话含在了嘴里,不辞而别。

 独自留下的魏闻捷眼神空洞地赏览着恶人谷的风景,却一个反手击翻就在身后的桌子,桌上陈放的几坛美酒佳酿无一幸免,落地炸成了酒花——魏闻捷已猛然站起,也不管粗鲁的动作连椅子也掀翻了。他回头,目光炯炯有神。

 "阵亡的弟兄们呵——尚飨,尚飨!"


 强撑着回到了浩气营地,宋忘忧稍微清洁了股间的粘稠,在指挥处通报完毕后,回到了自己的营帐。

 "明晚我们要对浩气的昆仑营地进行突袭。"

 入夜,营地进一步加强了警戒,紧张的气氛使得每个人都如箭在弦上,一触即发。唯独宋忘忧帐中没有这种紧张压抑的气氛:他只是倦了。小心翼翼,步步为营,只是惧怕平衡的崩溃。宋忘忧终于明白,自己对魏闻捷奇怪又可笑的态度。因为哪怕一句叙旧,他就会在站立的钢索上摇摇欲坠,摔得粉身碎骨。伪装是不能脱去的。

 从重遇魏闻捷那日起,在故人与自己坚守的正义间,他疯狂地挣扎了无数遍。而他自己也悲怆地发觉,当年下山入世,投身浩气盟,到最后还是变成了杀人的恶鬼,只是为了正义而杀戮的恶鬼,何尝不是对师门谆谆教导自己的道的亵渎?

 此刻纯阳是什么天气呢,应是又到了赏雪的佳节了吧。

 宋忘忧冷冷瞥眼角落中前几日丢弃在那的旧道袍,它饮饱了敌人的鲜血。他神色黯然地将道袍投入火盆,观看着火盆如一头饥饿而喜悦的猛兽,一点一点吞噬着它新的战利品。

 忽尔营帐的门帘被掀起,火舌耀武扬威的态势立即为更加残暴的寒风压了下去。

 "烧了?可惜。"魏闻捷抄起火盆边缘一块尚未燃尽的衣角碎片,捏碎。

 "哦?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们恶人谷的人一样,喜欢穿着浸了血的衣服到处跑?"

 "啧,你们浩气盟就是爱干净。但是你和我,"魏闻捷指指站在暗处的宋忘忧,"都不可能了。"

 火盆边魏闻捷战甲上新鲜的血渍依稀可辨,那身暗红的战袍吸取了新鲜的血液,变得精神抖擞。

 "你要进来这里,究竟是放倒了多少个我们的弟兄?"

 "不多,十个左右吧。"

 宋忘忧应是见怪不怪,既然魏闻捷能够掩人耳目地把他带进营地,又把他放走,那么潜入浩气营地对于他也不会是一项艰巨的任务,况且自己的营帐处于营地边缘,可以侧面潜入,避开大部分守卫。尽管正确来说是闯入,宋忘忧忍不住又往对方盔甲上那幅惨烈的图景上注目。

 "有话快说,"听闻帐外急促密集的脚步声,宋忘忧故作镇定,"或者说你想来送死?"

 "差不多。明晚突袭还是我打头阵,你知道怎么做吧。"

 "…………什么意思。"

 魏闻捷似是很困扰地扶起额头来,道:"你为什么非要我挑明了来说……"

 宋忘忧本来隐约的不安马不停蹄地扩张,侵蚀着他的意识,再次吐出的疑问居然带着畏惧。

 "很简单,杀了我。"

 火光明灭,焰色闪现在二人面上,掩藏着对方表情的变化。

 "呵呵,愣啥呢,我厌了,虽然这么说有些老土,不过报恩的话,我想三年足够了。顺便报了你盟中兄弟的仇吧。"交代完,魏闻捷提起步子,却被一个意想不到的称呼截住了。

 "魏将军。"宋忘忧语气平静,音节铿锵,"明日一早,可否于营地下一聚?"

 "原来你喜欢私下解决,不过也不差。"

 魏闻捷释然一笑。

 三年前宋忘忧开始寻他时,只打听到他领着一支军队出征,却迟迟未归,而后往他出征之地探查,得到的消息只有"全军覆没",以外再无线索。

 "报恩……现在看来,他的确是被恶人所救了么……还真是愚忠……"

 天策的人都这样,死脑筋。


 次日清晨,魏闻捷果真按照约定,等在了约定的地方,手无寸铁,对方手中却握着剑,是三年前那把。

 比起纯阳的银妆素裹,昆仑雪的性子暴烈得多,呼啸的白絮席卷而来,扑着抓着人的头脸,刺得生痛,呼出吸入的每一口空气好像不是空气,而是细小得肉眼无法辨识的尖刀。

 魏闻捷岿然不动,只待宋忘忧一剑取他性命。

 风雪中,朦胧的银影游动,划穿绵软而凌厉的飞雪,雪随剑而舞,烈风咆哮着骊歌。

 不知为何,魏闻捷想到了鸿门宴上的剑舞,不过恐怕那场名载史册的剑舞比起此情此景,都要逊色一大截:宴席的场所是辽阔无垠的雪原,美酒佳肴尽是风雪,只是这剑舞之意都在某人。

 倏尔剑光飞旋,血影溅射!

 一大块热气腾腾的新鲜血肉落地砸出一声闷响,殷红流入银白。

 雪色的道袍上,大块红印张牙舞爪地肆意蔓延,从袖上被割破之处望入,赫然是模糊的血肉中露出的森森白骨。

  "你……!"魏闻捷如梦初醒,奔向宋忘忧,欲夺他手中之剑。

 宋忘忧踉跄地后退几步,原本尖削的面庞因失血而苍白,显得十分虚弱,颤声道:"将军请不要阻止,我……来意已决。"

 他继续扬剑而舞,剑锋一转,继续向自己左臂划下:"若是可怜我,那就请吟诗一首,就当是为我饯行吧。"宋忘忧费力地挤出一个宽慰的微笑,连挥几剑,左臂上便几乎只剩下连接骨骼的经络了,不能活动。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矛戈。与子同仇!"魏闻捷盘膝而坐,不同于在恶人谷时与宋忘忧对话时嚣张跋扈的态势,他吟出第一句诗,洪亮有力,正是东都男儿应有的语调,是《无衣》。

 "这大概也是我们这些吃军队饭的粗人唯一会吟两句的诗了。"

 "请继续吧,可惜在下不能继续剑舞了。"他在魏闻捷面前跪坐,语气略带遗憾,似乎自己做出了失礼的行为,接着是令人心碎的血肉撕裂声。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

 魏闻捷每吟一句,都伴随着同样的声音:风雪声,血肉分离声,以及落地之声。冰霜附着在宋忘忧的伤口上,加剧了穿心的疼痛有好几次,他手中之剑都落到地上,然后他再颤颤巍巍地拾起,继续着他的道别。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除开握剑的右臂,宋忘忧四肢均已无法活动了,他听完魏闻捷吟完一首《无衣》,只可惜无力赞赏。他拼尽最后一丝力量握紧剑,不让它滑落,因为他再也没有力气将它捡起了。

 "……赠予将军。"宋忘忧最后努力地希望微笑,但痛苦已经扭曲了他的面容,"请回去吧。"

 快剑抹喉。

 结果他最终还是成功地笑了。

 当晚,突袭本该如期进行,恶人部队里却不见魏闻捷,却发现他在营地自己帐中支起了一口大锅,锅旁是一副人类的骨殖。

 有人去拍他的肩,他扭头,面上鲜血阑干。

 我这辈子的眼泪就流干在这口锅里头了,他说,所以接下来的日子只好流血了。


 一个月后,失踪三年有余的魏闻捷在众多昔日同僚惊异的目光中回到天策,次日被人发现于房内用剑自刎而亡,手中还抱着一个骨灰盒。

 后来那把剑和骨灰盒都葬到了他的旁边。

 赠魏闻捷将军,剑上铭文。


 十二月望。

 收曲一拨在一声激越的金属撞击中奏出,干脆利落。尚且因猛击而颤抖不止的三尺青锋空中回旋翻身数下,落地,二人间的切磋方消散了余音。

 "哈哈!将军真是使得一手好枪法,在下自愧不如呀!"

 "多谢道长承让才是。"银甲将军拾起陷入雪中的轻剑,双手奉还给它的主人,又作了两个揖以示恭敬。

 宋忘忧接过方才脱手飞出的兵刃。作为纯阳剑宗不可多得的高手之一,心中已然对这位萍水相逢,只因是习武之人便不拘小节与其切磋了几盘的天策将军肃然起敬,不论是武艺与武德。

 此时正值华山上赏雪的好时节,那身银甲红袍灼灼生辉,更是亮了一方雪景。宋忘忧没法移眼不看这抹令人瞩目的鲜红,那人仅是伫立,已不掩其英气。说是当道士的都会看两下子相,宋忘忧这类平日不屑于做这个的居然也蹦出了几句听似街头算命先生说的奉承神棍话。

 "贫道想,将军日后必是有大作为之人。"宋忘忧说完也开始在内心笑话自己,什么日后不日后的,根据他的武艺,现在应是已经战功赫赫了。纯阳此等清修之地,如何能容得下这种心怀鸿鹄的男儿。

 也许亦正如宋忘忧所想一般,是嫌过于清寂了,那将军很快便牵来爱马,却忽然记起一直沉醉与比武的乐趣之中,忘记了互报姓名之事。

 他响亮一笑,枝头积雪居然被震下不少。

 "望有朝一日与宋道长再会,如今日一般,比武论剑!"互相报上姓名后,那将军飞身上马,"在此告辞!"

 "何年何月何日再会!"

 "某年某月某日再会!"

 策马扬鞭而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