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光満つる所

管理:阿澍。自娱自乐,不要指望我写热门cp。

【ミクスレ】传说的尽头(一)

阅读前请务必浏览注意事项!!!!!!【非常重要

 

  1. 本文为龙与魔王人外paro。大米库x史雷。


  2. 罗泽与艾莉夏在文中会作为重要角色出现,不适者请回避,请不要在文下评论中发表任何中伤角色的言论。


ps:这篇文是去年给银龙魔王本写的稿子,因为本子窗了,所以决定放出来。虽然已经完结,但为了给自己留加笔修改的余地所以决定分开放出,希望大家谅解(鞠躬


 下篇:http://ashuuuuuuuu.lofter.com/post/e0e7b_f0e434b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魔王被勇者及其同伴封印了。勇者们望着魔王那张如狮子一般的狰狞面容在由无数法阵组成的封印中渐渐下沉,他以最后气力伸出的利爪不甘地僵停在半空,却已经失去了任何挥动的机会。只有同样不甘的双瞳中闪射着,如同燃烧着这具躯体中最后的能量般的最后一点光芒。

  “魔王啊——该是时候结束了。”勇者挥手示意,身旁的僧侣点头,随着法杖末端在地面上一声清脆的敲响,封印的法阵便和魔王一同,似乎永远一般这个世界上消失了。在勇者一行身边余下的回音,空荡荡地昭示着魔王身边那条恶龙的去向:无人知晓。魔王被封印的消息不胫而走,连消息的来源与详细都不追究,人们庆祝起全世界仅有一次的、共同的节日。

  然而即使在魔王被封印后的数十年,甚至数百年,不曾有人敢于挑战魔王被封印的那座宫殿。那是浸染了魔王鲜血的诅咒之地,进入的人也会一并收到诅咒吧——传闻这样说着;也有别的传闻说,离开魔王身边的恶龙又一次归来了,盘踞在宫殿深处,并以灼热的龙息烧尽任何胆敢入侵的人。

  这就是传说的尽头。



  “抓稳了!”红发少女从悬崖边缘抓住一只护甲包裹着的手,卖力地往上拉扯,然后艾莉夏借着这股力道,蹬着峭壁上岩石的凹陷,也登上了悬崖。

  “果然这里的山比想象中陡峭好多啊。”先一步登上悬崖的红发少女——罗泽,疲累地把重心放在单脚上。狂怒着,不停嚎叫的山风扬起她鲜色的头发,宛如漆黑的穹顶下一面鲜明的旗帜飞舞。

  “不过刚才真是好险,要是你一个没有抓紧,就……”说到这里,罗泽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地打了个寒颤。毕竟,从悬崖上望下去,别说山脚下的城镇了,连本应在半空盘旋的飞鸟都见不到,肉眼可见的只有乌云和雷电组成的深渊。如果从罗泽的想象力出发,摔下去的后果大概不是粉身碎骨,而是下落到无尽虚空,连自我意识都保持不了,最后被吞噬殆尽吧。

  艾莉夏顺着罗泽的视线,然后马上读懂了罗泽的心思似地收回视线,并郑重其事地表示歉意:“对,对不起!”同时还下意识摸着怀里的某物。

  罗泽很快摆出了“不必在意”的表情:“你还真宝贝那本书啊。”她这么笑着说,音量有点提高,却不是因为责怪,而是在这样嘶吼的烈风下,就算她扯着嗓子说话,音量也只能说是刚刚好。艾莉夏整理着身上的甲胄,原本应该被听到的金属碰撞声也变得细不可闻。

  二人松了一口气般在狭小的平地上坐下,倚靠着身后岩壁作稍微的休息。一路上来,她们所见过的平地最大也只能容两只脚踩下去,因此这块可供休息的地方便显得尤为宝贵。背景中的群山犹如天上投下来杂乱的钉刺,狠狠地刺入大地的肉体,又像一群黑黢黢的怪物伺伏着,对着看不见的猎物虎视眈眈,而山间猛兽一般盘踞翻涌的乌云则是喷溅出来的血雾,缠绕着久久不散。

  “罗泽,那是……”艾莉夏站起来往岩壁后看了眼,随即很紧张地说道。

  在两位少女攀登的尽头要更为下方的位置,早已坍圮的城墙无力地维护着一座摇摇欲坠的古堡,那是一具将朽未朽腐躯,将它纳入视线的一刻,耳畔就仿佛传来一阵阵痛苦的呻吟。毕竟是魔王的城堡,它肯定从前开始就如此阴森,艾莉夏努力说服自己,但她说服不了耳边响起的另一个声音——现在肯定更加令人战栗。

  罗泽也站在一旁张望着,看到近在咫尺的目的地,与艾莉夏浮在表面上的紧张感不同,她轻松愉快地吹了个口哨:“呀——没想到这么快就到了——”只不过声音都在微微颤抖。

  艾莉夏努力收敛起不安的神色,在罗泽半是紧张半是兴奋的眼神下迈出一步,并再次捂紧了怀里的书。无论如何,这次冒险都不能白费。那个被紧张压倒的心思再次上浮:从前她踏着那些传说的脚印,顺着蛛丝马迹,却像走迷宫般在其中绕来绕去,甚至遇到他人的不信,仿佛高墙与钉刺挡在她求索之路前方,她在别人眼里是如此愚蠢地相信着那个他人认为荒谬的结局。

  “是呢。”艾莉夏终于撇去眼中最后一丝迷茫,“走吧,罗泽!”



  那座城堡不知在米库里欧的视线中存在了多少百年。他知道魔王王座下的同胞们,拥有凶光闪射的金瞳,被覆全身的漆黑鳞片,张开时似能遮蔽天日的巨翼,充满压迫感的庞大身躯,以及缠绕周身的暗紫色瘴气,一般人即使远观,恐怕也会不寒而栗。他们喷吐着灼热的鼻息,喉中发出沉沉的低吼,却如同乖巧的小猫般顺从地匍匐在魔王脚边。借着身旁这些喜爱发出怒吼来宣示自己强大的同胞之口,他也知道那座城堡中发生的事情,但他的兴趣决不在此。比起龙,他更像一个人类,渴求着知识,学习着各种文化。他的同族们并不因此而训斥他,因为米库里欧已经看到他们的灵魂已经用锈蚀的锁链与魔王永远地捆绑在一起,在这串灵魂湮灭之前,口中所能吐出的,大概只有赞美魔王的言辞了。

  他自己也喜欢人类姿态的形象:白色基调的着装,束在脑后的长发,以及发尾漾上的小片水色,甚至是如澄澈的池水般透明的紫眸,作为人类的形象或许有些过于突出,然而却正好与他本身的样貌符合——和黑龙们相对的,一条鳞片漂亮得能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的银龙。

  幸运的是,对面黑魆魆的城堡里也有一个类似的家伙。每当那位黑色披风的少年经过城堡外头那些断壁残桓的时候,米库里欧就会看见他。对方游离的眼神和漫无目的的脚步清楚地告诉了他在这里游荡的理由,就像一只让人同情的小动物,悄悄离开了温暖的窝,却又倔强地不想归去。说来神奇,不知是否由于龙族与生俱来的天性,面对这样的小生物,米库里欧胸中总激起一阵冲动,想要把他毛茸茸地纳入怀中,再用充满爱意的抚摸让他尽情地在自己臂弯里放肆撒娇;又或者轻挠他抖动的耳背,在对方因不耐烦而略带怒意的瞪视下安抚他一番。如此这般美妙的想象总能让这条漂亮的银龙忍不住窃笑,尽管龙族庞大的身躯足以把所有生物当成“小动物”看待,但这种怜爱之心却是少有的。

  于是米库里欧在没有提前告知的情况下,悄无声色地拍了一下对方的肩背,又安静地坐到断墙上,看着他因惊吓而蓬起全身的毛发,脊背还忍不住微微发颤的样子,米库里欧内心生出了点不算光明正大的满足。

  “史雷。”过度恶作剧也不好,米库里欧很知趣地见好就收。

  “啊,是米库里欧吗。”被称作史雷的少年在瑟瑟缩缩的回头一望中放松下来,答应着。

  据说每个具有野心,想征服世界的魔王,必定要有一条作为随从的恶龙。就像很多故事里面所描述的“恶人”一样,这条不成文的规矩被定了下来,至少史雷是被这样教导的。自从好几百年前他记事起,先代魔王赫尔塔弗就不厌其烦地,在他面前一再重复。然而史雷自身并不抱有那种愿望。所以史雷总是坐在魔王城堡大厅里那光滑的大理石地面上,听取面前那位可敬的魔王滔滔不绝地讲述。珍贵的光线从支离破碎的玻璃穹顶上探视着宽广的大厅,他只好低下头,打量地上自己面容隐约可辨的倒影,无谓地消磨时间。所以作为无聊的补偿,偷偷溜出来的时间才更显珍贵。

  等史雷彻底安心,懒洋洋地靠着石柱,像摆弄珍宝般摆弄手中书本,米库里欧才再次开始拿他打趣:“怎么了?作为下一任魔王,因为被训话就失去应有的气势未免太丢人了。”

  “这个……我也有我自己的理由啦。”史雷很是苦恼地用自下而上的犯规目光望向米库里欧,双手胡乱比划着,才干巴巴地说出下一句,“毕竟魔王可是很严格的,一般人有点应付不来!”

  “怎么看你也不像一般人。”史雷后半句明显的敷衍让米库里欧轻声笑了出来。

  令米库里欧惊奇的是,明明是魔王的城堡,让人不适的只有那座黑色建筑的里面,城堡的周边布满了郁郁葱葱的群山,就连这片空地上也开满了颜色柔和的鲜花,与明亮的草地相得益彰。蓝天温柔地包裹着肉眼可见的一切,包括面前少年的身影,本该作为这种风景反义词的他,却几乎和明媚的阳光融为一体,然后这一切又从他翠玉般的眼眸中倒映出来。无论如何,米库里欧无法将他同那挥舞魔剑的恐怖身姿重合在一起。

  “姑且当你说的有道理好了。”为了掩饰自己的出神,米库里欧接上他的话。

  “姑且?米库里欧真是不饶人。”史雷把两边腮帮子胀得鼓鼓的。

  “正所谓忠言逆耳。”然后又故意在对方泄气的时候补充,“不过我并不是不理解你的心情,这个年纪多多少少会有的。”

  “我就说嘛!”史雷的表情一下子开出小花,“啊,差点忘记说,上次借来的书我已经读完了,给。”

  “既然好不容易跑出来了,要一起来读书吗?”米库里欧注意力回到史雷手上递出的书本,接过来,本来这本书就是米库里欧爱读之一,现在返还到主人的手上,翻动的痕迹更加明显,看来史雷的口味与他很相近。米库里欧也莞尔,青年的脸庞上闪现出少年般旺盛的求知欲,伸手邀请刚刚还被自己捉弄的对方。

  “嗯!”至今以来不知道重复了多少次,史雷展现笑颜,爽快地答应了。

  与人类对照明的需求同样,隐秘的山洞中一点点的烛火在摇晃,极其有限的照明对于狭小的空间而言已经足够,二人烛光下的背影摇曳在米库里欧丰富的“收藏”上。米库里欧庆幸人类形态的眼睛不会在黑暗中炯炯发光,但优越的夜视能力一点也没变。史雷的注意力完全放在书本上,毫无疏漏地将书中文字全部细细咀嚼一遍;而米库里欧的注意力则一刻也没有离开过史雷,对方的任何一个小动作,任何一声疑问或顿悟的喉音,他都捕捉无遗,然后每当史雷一页的阅读即将结束,米库里欧总会很默契地为他翻开下一页。

  昏暗下的时光似乎无限地延伸。在这条时间轴上,接下来是要去探险遗迹吗?还是说远航去广阔大海的对岸?抑或是一头钻进山野,寻找未曾见过的珍奇?种种的“见闻”漫无目的地在山洞里游荡,为这场欢腾作伴的只有在书页翻动声中透出的静谧。并不为夜晚感到寒冷的二人紧靠着,似乎相互间传递的暖意同样能传递发现新鲜事物的喜悦。米库里欧没有表明自己的真实身份,却也没有深思对方不可思议的信赖——毕竟史雷眼中的米库里欧是人类,对魔族而言,人类脆弱却狡诈得危险。

  当史雷合上最后的书页,旅途暂告一段落,烛光也恰好被放出的黑暗吞没,从山洞外侵入的风正好卷挟走从静谧中破出的幽寂,掩盖过不知道是谁的呼吸声。没有传来讶异的轻声呼喊,米库里欧任由自己一边的臂膀因某种压力变得越来越沉重。着力点的温度渐渐升高,天空星轨盘旋,数千个沉重的夜晚,就这样轻轻越过了。



评论(3)
热度(69)
©天光満つる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