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光満つる所

管理:阿澍。自娱自乐,不要指望我写热门cp。

【ミクスレ】传说的尽头(二)

上篇:http://ashuuuuuuuu.lofter.com/post/e0e7b_eff4b42

下篇:http://ashuuuuuuuu.lofter.com/post/e0e7b_f137ca2


本章基本是战斗场景,没有什么CP戏……


阅读前请务必浏览注意事项!!!!!!【非常重要

  1. 本文为龙与魔王人外paro。大米库x史雷。


  2. 罗泽与艾莉夏在文中会作为重要角色出现,不适者请回避,请不要在文下评论中发表任何中伤角色的言论。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对于龙而言,时间单位是无限。一场真正的沉眠,少说都要数十年。米库里欧如同人类般闭眼,用和人类一样的时间睡眠,就像安慰剂一般,只不过为了作一场又一场与那个人并肩旅行,无话不谈地走遍世界的梦。但这让人不愿醒来的梦境却不能以百年的时间来持续,米库里欧张开眼,以最快的速度将精神集中起来,作为安眠曲的风声绝不会惊扰他,只有某种声音与气息,让潜藏在美梦下那令人憎恨的记忆碎片,刺破脆弱的障壁,伴随血肉被撕裂的痛苦,从心脏内部被挤压出来,最终竭力燃烧成他战斗的理由。如果此时他身旁有一潭死水,他或许愿意照一照自己现在的容貌,是否因百年的疲累而变得憔悴不堪。仍然不愿意以本来的姿态战斗的米库里欧在巨大的古堡前单薄着身影,绮丽的紫瞳被覆上一层锐利的目光,追迹着不断接近,且必定会被他击退的身影。


  进入群山中心后的道路由崎岖陡然转为平坦,对于一路以来只能踏着峭壁前进的二人来说是个好消息,但这并不能成为她们放松警戒的理由,也没有让紧张的心情平复半分。罗泽以自己感觉敏锐为理由,明明手中的剑柄已经开始被汗水浸透,她却始终坚持让艾莉夏走在后面。罗泽望着眼前开阔的景观,不禁倒吸一口凉气,比起二人登山时远远望见的样子,近看更使人汗毛倒竖:终于铺展开的残破道路如同某种文明的遗骸,与它身后的死城同归于尽,被扯得七零八落地躺卧着。大道两旁碎散着被刀痕以及某种巨大冲击啃咬过的建筑碎片,很容易便能判断往昔的一些轮廓。

  “就算只是个传说,也不能掉以轻心呢,毕竟说不定会遇见什么妖魔鬼怪。”罗泽每一步都迈得格外谨慎,这份谨慎却让行进的速度大大减慢了,在这种地方缓慢前行,实在不是什么令人舒服的事情。

  “说得没错,还是小心为上。只不过——”艾莉夏感受着环绕自己的阴森气氛,更加放轻脚步。

  “那个,艾莉夏,你看,这里不是什么生物都没有嘛,如果是你的话你会觉得有什么在呢,怎么也不会是……”

  “幽,幽灵?”艾莉夏为了缓解紧张而接话,却恰恰起到了反效果,此时她想到的大概是家乡那个臭名昭著的废弃美术馆:流血的墙壁、自己掉下来的展品、会微笑的画像、杀人的盔甲、回响的笑声,假如进入这栋古堡,说不定会见到这些东西的亲戚。

  “让你们失望真是抱歉,这里什么都没有。”

  “失望?艾莉夏你刚刚说什么呢?”两双茫然的眼睛带着些许惧怕地瞪在一起,直到那把二人以外的声音再次响起。

  “我是说,这里什么都没有。”对方的话语凛冽得好像能划开山间的暴风。只是听起来,它的主人好像心情不太愉快。然后对方的身影忽然就被添笔在这幅荒凉的图景上,如同一抹不慎沾到画上的白色油彩,即使因为不悦,他的表情也没有失去那股冷静澄澈的美。

  “那个,不好意思!”暂时作出面前的人也是旅行者的判断,艾莉夏喊住对方,“我是罗泽,她是艾莉夏,我们是来这里探险的。”

  罗泽试着介绍自己和艾莉夏,期待着回应,青年也没有让她失望,虽然冷淡,不过也做出了相应的回答:“我是米库里欧,不过……”

  米库里欧手上握着的法杖“刷”地划出一道轨迹,以与地面完美平行的角度迅速横在罗泽和艾莉夏面前,没有一个多余的动作,却处处表现出将人拒于这条界线之外的魄力。正面作战并非罗泽的强项,但她的洞察力的确一流,即使多看了几眼这位小哥漂亮的脸蛋,也清楚察觉到对方散发出的危险性是至今没体会过的。她伸出手臂示意艾莉夏后退,自己也和她一同向后迈步。罗泽定睛确认面前青年的姿态,自己和艾莉夏的后退让他稍稍平静下来,可是他立足的地点纹丝不动,全身的戒备不见丝毫破绽,仿佛一尊本来就立在那里的塑像。

  “你也是人类……吧。”察觉到什么不对劲的罗泽以不确定的语气,谨慎地问。

  矗立不动的石像终于以不易察觉的角度侧了侧头,犹豫了一下:“你可以当我是。”

  就算不明白对方真正的身份,至少他的目的是清楚不过了,既然他化作一面坚壁挡在自己要探求的事物身前,有什么理由不尽全力去打破它呢?艾莉夏的呼吸急促起来,不知是因为紧张,还是因为像迷雾中的远处火光一样微弱的小小希冀。如无数传说所描述的,珍宝前总有恶龙把守,现在就是这个时刻——自己所探求之物正如此般。

  两名少女用眼神交换了一个默契,在米库里欧作出行动前最大限度内架好作战态势。罗泽双手持小刀交叉横在胸前,艾莉夏则上前一步,紧握枪柄,露出寒光闪闪的枪刃,直指近在咫尺的敌人。

  既没有轻蔑的眼神,也没有挑衅的话语,米库里欧静默地放任这一切发生,对方拔出的兵刃在他瞳中闪光。沉重的气氛正紧压着两名少女的心脏,米库里欧却突然像做出什么习惯性的小动作一般,往左侧转了转头。全神贯注的罗泽当然不会放过这个难得的空隙,一鼓作气,想借由这个机会打倒这名看上去不可战胜的强敌。

  “艾莉夏!拜托了哦!”罗泽一马当先,凭借轻盈的体势直突向米库里欧,左手上的短剑挽了个漂亮的花,右手侧刃切出,借着脚上弹跳的冲力往米库里欧转去的反方向快速进攻。米库里欧当然很快将这一套动作捕捉得清清楚楚,早有准备般轻松抵挡下这看似有勇无谋的套路。

  “虽然不太符合骑士道精神,不过失敬了!”

  相比起罗泽双剑的灵巧,艾莉夏惯用的枪法更偏重于稳定和力量。正常来说,应该以艾莉夏作为前锋去抵挡敌人的攻击,然而考虑到对方实力,罗泽以速度取胜的攻击更能牵制住敌人,然后以艾莉夏具有力量的攻击有效地击溃对手。艾莉夏从另一侧挥动长枪,忙于应对罗泽攻击的米库里欧果然有些措手不及,匆忙把长杖往外以弧形挥出,逼退罗泽到攻击范围以外,才有暇顾及另一边艾莉夏自下而上挑起的全力挥击。艾莉夏一时间感觉对方握住武器的力道略微松动,却很快又被压制下去。这样下去就要陷于被动的境地,她用最快速度往外打侧抽出枪尖,趁着对方刚刚被自己攻击,体势还没恢复过来的机会,刃边顺着法杖的形状划过,取回了主动的优势。

  同时罗泽也回到战场,一道道道银色的亮弧在深红的影子下不断逼近米库里欧疏于防守的另外一侧,两件武器在高速碰撞下迸出异常明亮的火花,即使米库里欧仍然游刃有余地回手格挡罗泽这边高速且花样百出的双手轮番攻击,对于艾莉夏那侧的来袭他依然应付得吃力。以米库里欧的实力,这样的攻击不至于让他受伤,但中途有数次罗泽或艾莉夏手中的利刃就距离他一个指甲的宽度,当他下腰低头躲避,来不及避让的头发只好化作飞散的银丝。反手,正手,转身,上挡,后跳,两边的夹击让不擅长左侧防守的米库里欧渐渐显出疲惫的神色。

  “就这样一鼓作气!”看似强大的敌人在自己面前占下风,罗泽的眼神连同使用武器的气息骤然一变,“现在就是机会了!”

  不能留给她们这个机会!米库里欧从思绪中脱离,迅速对这声喊话作出反应。他的双脚立马在地面上踩实,重心放低,原本应与罗泽手上武器撞击在一起的长杖往前一推,仅仅将罗泽带开不到一步的距离,便马上把握杖的手置于肩侧,周身泛起奇妙的光芒。

  “这是?”艾莉夏的视线集中在对方脚下渐渐浮起的法阵上,“罗泽,赶紧打断!”

  “啊啊,我知道了,要是‘发动’就不妙了。”

  在旅途中接受过艾莉夏的科普,罗泽对于“术”这个名词略知一二。更重要的是,使用“术”,已经远远超出了人类所能触及的领域。罗泽无暇猜测米库里欧的真实身份,随着法阵的完善,荧光一样的青色包裹起青年全身,一点点的星光汇聚在法杖顶端,伴着空气的强烈震动,似乎马上就要喷薄而出。

  凭罗泽优秀的动态视力,米库里欧的动作被她尽收眼底,咏唱期间必定会出现的巨大防御空缺也被捕捉到了,即使米库里欧拥有再强大的力量也好,无法避免在此时露出破绽。

  思路很完美,但这一切发生的速度却远在想象之上。

  “是不是有点太迟了?”冷静的声音响起,二人进击途中的动作就在这话语间冻结了。巨大的水柱凭空升起,将完美的进攻姿势,连同两人的突进一并瓦解。接着水花爆散,少女们落地前看到的最后光景,便是青年湛蓝的披风随着同色的光华与水沫回旋散开的景象。

  “呸,呸呸呸。”被水柱顶起并甩出老远的罗泽勉强坐起来,吐着水,浑身湿漉漉地抱怨着,“而且这地板真够硬的。”

  “没事吗!”因为有盔甲的保护,艾莉夏摔落地面时受到的冲击比罗泽要小得多,她赶紧站起来重整态势,并扶起旁边的罗泽。

  “除了有点痛以外倒没什么,但是浑身湿透果然严重影响行动力啊……”罗泽不悦的嘟起嘴。

  “你们差不多也要知难而退了。”米库里欧的法杖在胸前用力一挥,杖上沾满的水珠在地面划出一个不大规则的圆,像某种警戒线。

  “那正好,我们也要知难而进,对吧?”似乎完全恢复了状态,罗泽笑嘻嘻地问艾莉夏。

  “我知道你有要守护的什么东西,你的不能让步我也能够理解。”艾莉夏拳头紧握,如同不放过机会地紧紧抓住那样逐渐膨胀并在她内心呐喊的某样东西一般,站出一步,“但是我们也一样。彼此的心情不是相同的吗?只要结果还没出现,我们就不会放弃尝试,所以请原谅我们的失礼。”说完,艾莉夏毕恭毕敬地行了个礼。

  罗泽无奈地摊摊手,又将短剑旋转得哗哗作响:“你还真是一如既往地拘谨呢,不过也不坏。怎么样,接受我们的再次挑战吗?米库里欧。”

  “本来我就不打算放你们通行。”

  “嗯!一决胜负吧!”

  果然一点客气的余地都没有,几乎在句子结束的同时,罗泽猎鹰般的步伐已经把她整个人带了出去,但这次她没有选择正面进攻,而是迂回到较远的地方。暂时无法仔细观察罗泽的动作,米库里欧接下了艾莉夏来自正面的一次进攻。艾莉夏在相抗衡的力道中往后跳出一段,接下来的一击更加凌厉,凭着距离的优势,她的武器浅且快速地划过一小段距离后猛然挑起,苍蓝的剑气代替艾莉夏朝着米库里欧直奔而去。他仰面躲避,就在这个时机,艾莉夏又向他移动过来,米库里欧下意识抬起法杖,艾莉夏却直接把枪尖往地面大力刺入,自己紧握枪柄,借跳起回旋的势能,用坚硬的腿甲在米库里欧的防御上踢出重重一击。

  “啧!”米库里欧被击退几步,他凝聚起手上淡蓝色的光芒,甚至连法阵都来不及显现,就把这股能量推了出去。艾莉夏来不及反应地上瞬间突起的冰刺,面部的一侧覆上了巴掌长的血口。米库里欧挥手让冰刺消失,却同时听到背后的喊声,才再次意识到对手的第二人。

  “就用这招来了结吧!”从背后而来的袭击让米库里欧应接不暇,如同玫瑰花瓣突然飞散般,双剑切割空气,震出煌煌的绯红火光,多段连击一点点蚕食着米库里欧的防御体势,就在崩坏的一刹那,罗泽翻身上跃,双刀展开,着力在脚下一点,接着从凹陷的脚印上消失了影迹——


评论
热度(45)
©天光満つる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