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光満つる所

管理:阿澍。自娱自乐,不要指望我写热门cp。

【ミクスレ】传说的尽头(三)

上篇:http://ashuuuuuuuu.lofter.com/post/e0e7b_f0e434b

 下篇:http://ashuuuuuuuu.lofter.com/post/e0e7b_f2883fc



 因为已经弄好了干脆顺便更了(…………




阅读前请务必浏览注意事项!!!!!!【非常重要】


  1. 本文为龙与魔王人外paro。大米库x史雷。


  2. 罗泽与艾莉夏在文中会作为重要角色出现,不适者请回避,请不要在文下评论中发表任何中伤角色的言论。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身手退步了,米弟。”一栋刚刚还不存在的岩壁挡在米库里欧身前,正在高速进击的罗泽一时没刹住车,直接撞了上去。

  撑伞的金发少女轻飘飘地落在一根没有倒塌的柱子上端,俾睨众生般往下俯视,然后视线毫不留情地停留在米库里欧身上:“还是说你手下留情了太多?又或者是……‘他’没有站在你的旁边,你施展不开?”

  保持战斗姿势的米库里欧听到这句话,好像魂魄丢了一半,似乎再也没有心情与刚才的两位少女对战。而旁边的艾多娜也收敛起刚刚的气势,伞挡住半边露出的脸,让她暗地里观察着米库里欧的表情。现在的米库里欧弱得不像话,不管他在外人面前表现得多么强大。即使艾多娜不这么认为,曾经与他并肩战斗过的伙伴要是目睹了这一场景,恐怕也难免生出这样的想法——特别是那脆弱不堪的防御。然而谁都不能指责他战斗的方式,因为它已经丢失了一半,是不完整的。

  “艾多娜……”米库里欧口中道出貌似是对方的名字,“这是我的义务,不,使命。就算你过来插手,我也不会高兴的。”

  “过了这么多年,米弟你和以前一样没有长进,是个笨蛋。不对,应该说比起以前,你更加进化成了一个固执得无可救药的大笨蛋,笨蛋笨蛋。和那个家伙一样。”像连珠炮一样,艾多娜以毒辣的语气将这些词语一股脑全部扔向米库里欧。她从柱子顶端跃下,像一棵蒲公英,风顶着她撑开的伞,送她摇摇晃晃地落到地面。

  “好痛!”艾多娜下地之后立马用伞给了米库里欧一记友好的凿击,方才还在“入侵者”面前冷着的脸瞬间现出了丰富的表情。

  “但是不阻止人类进入的话,史雷又会……!我自己的事情没有所谓,但我不想让发生在史雷身上的事情变本加厉。”

  “明明没有契约。”艾多娜小声嘟囔。

  脸上带伤的艾莉夏,以及从晕眩中稍微恢复意识的罗泽,都静默地听取这段莫名其妙的吵架。她们捕捉到一个关键词,但二人共同感觉到,于米库里欧而言,这个词语宛若一个漩涡,宛若包裹这里群山的深渊,不仅深不见底,还有漆黑的利爪从中伸出。

  “这种程度就打算守住城堡大门吗,玩笑不要太过分。”艾多娜再次向着米库里欧脱口而出,仿佛对方才是自己的敌人。

  “……真没面子呢。”米库里欧再次回答的语气也萎靡下去。那是一个看不见的沉重铁球,被米库里欧自己缚在腿脚上,强迫自己当一个起不到作用的守门人,就像用毒药缓解心中慢慢发作的猛毒。飞蛾为豆大的火光而死,龙呢,龙会为了追求什么而死?

  “把她们带上去,米弟。”

  “不可以。”

  “你忘记莱拉和那孩子的话了吗?况且你不要误会,我可是非常讨厌人类的,把这两个孩子带上去,如果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我也不会手下留情。”

  “好吧。”米库里欧为难地皱起眉头,忍着答应了。

  米库里欧唤起脚下复杂的魔术纹路,只不过与刚刚攻击的术式不同,这些纹路荡漾着纯白的光辉,且更为广大。青年白皙修长的手化作覆鳞的利爪,细腻英俊的面孔现出巨大的尖齿,咆吼着张开巨大的双翼——从艾莉夏和罗泽惊讶的眼神中映出如此景象。

  “坐到我的背上来。”银龙喷着鼻息,巨大的头颅凑近因战斗筋疲力尽的二人。


  米库里欧把两名少女托给大厅里的莱拉,推开后方厚重的木门,消失在门后的黑暗中。

  从黑暗中延伸出去的是一条向下迂回的狭长楼梯,石砌的古老楼梯间内没有照明,也没有扬起的尘土,只有死寂陪伴着脚步声一起回荡,令人畏惧得不敢下行。他每日走下这条楼梯,令人毛骨悚然的回响于他而言就是钟表滴答的响声,永远如此规律,顺着节拍进行某种倒计时。没有人会喜欢这种感觉,米库里欧却默默忍受着,否则便暗示着与“他”相应的惟有永恒的幽寂与黑暗,“他”应该永远忍受此等痛苦一般,无人陪伴。

  倒计时在楼梯的尽头停下了。米库里欧伸手轻触面前一方卡住过道的石板,石板上没有门打开,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漾起的波纹,米库里欧双目紧闭,委身其中。门上涟漪平复下来,进入后的景象完全不同于外面的阴暗幽寂,反而是一个布置过的房间,虽然装饰简单,但十分整洁舒适,特别是灯盏里长明不息的暖橙色烛光,以及床边方机上刚刚更换过的鲜花,想必长住在这里的人肯定会感到高兴吧。

  “史雷,我回来了。”米库里欧一如往日,坐到床边柔软的小沙发上,打起了招呼。

  “欢迎回来,米库里欧。今天怎么样了?”史雷会如此回答。

  “有人类从外面进来了,现在她们正在莱拉那里。”米库里欧对发生争斗是事情只字不提。

  “虽然人类一般不会来到这里,这的确很稀奇。不过我倒是想听听她们讲述外面的事情和旅途上的故事呢。”

  史雷此刻应该是一副兴奋的表情,然后迫不及待地拉着米库里欧去听取那两名女孩的故事——米库里欧擅自想象着史雷的台词,史雷的行动,史雷的神情,自我满足般用幻想替代现今在他面前,对方卧躺不动的身姿。那状态并非死亡,却漫无止境地凝固在同一个姿态上,以至于让米库里欧更感惧怕。棕发的少年安静地睡在床上,胸口不见呼吸的起伏,却有微弱的气息进出,那双总会带着喜悦与信任的神情注视米库里欧的翡翠色眸子,也被深藏起来。即便如此,米库里欧还是十分了解翠绿下所深藏的感情,他已经无数次见识到此下的欢欣,无论是对他,还是对这个世界。

  以前他们在外冒险,还经常接触人类的时候,史雷就是这样的人。他是一个相处起来让人感觉很愉快的人,某位曾经在旅途上短暂与他们作伴同行的人类女骑士这样评价他。他经常在这个小房间里,像一位真正的老人般出神地怀念那段四处旅行的时光,龙拥有不朽的躯体与容颜,心灵却在漫长的等待中垂垂老矣。他们向友好的旅人问路,替路过的村庄驱除野兽,如同一般的冒险者,史雷丢弃了魔王的身份,米库里欧遗忘了龙的命运,真是无可替代,最美好的日子。

  “来了小兄弟!你点的肉!”那时候,旅馆的大叔咧着一嘴镶金的牙齿,将食物端了上来。

  “哇——是肉!”从大叔端着菜接近的一刻开始,史雷的眼睛犹如狮子锁定了猎物,跟随食物的去向转动,头也随之摇摆。甚至在上桌之后,史雷还要用力吸一口传出的喷喷肉香,鼻子先行“品尝”完毕,才肯咽下差点流出来的口水。

  “太好了,终于不是野果了!”史雷迫不及待抓起手边刀叉,割下一块嫩肉,带着烤的金黄酥脆的表皮,就着伴碟上炒的油香四溢的葱蒜,不管食物还冒着腾腾的热气,就开始大快朵颐起来。

  你吃东西时幸福的神情,比桌上美味的饭菜好吃一百倍,当然这种肉麻的话不像是从米库里欧口中说出来的东西。他没有着急着开吃,况且龙也不容易感到饥饿,他看着史雷手上的叉子一动一动,把食物送到嘴边,用双唇夹住,再以舌头卷进口中。他第一次感到进食这个动作是如此惹人喜爱。

  “米库里欧不吃吗?”注意到视线的史雷将盘子推向米库里欧,“不吃的话,明天就要没力气走路了哦。而且难得有顿这么丰盛的!”

  “啊啊,那我就不客气了。”故意躲开对方视线的米库里欧吃下一小块肉,品尝着和史雷舌上同样的味道。

  “真好吃啊,人类的食物。”史雷一边咀嚼着,一边赞赏。

  “不,这种食物在魔王的宫殿里要多少有多少,可是……”

  史雷推了米库里欧一肩膀,他顺着史雷的视线环绕他们吃饭的小酒馆看,酒馆里相当热闹,冒险者们拥挤在一起,大笑欢呼着,传出觥筹交错的声音,空气中弥漫出感受得到的热意。没有一个人哭丧着脸,哪怕探险失败愁眉苦脸的人,在谈话间突然爆发出夸张的笑声,容颜一瞬间就变了。

  “人们拼命珍惜和享受现在的姿态,我很喜欢。”

  “居然能听到魔王这么说。”

  “我不想成为魔王。”

  米库里欧完全了解史雷的心意,他有点恼火自己的明知故问,更恼火自己影响了史雷的心情,他沉默下来,漫不经心地搅拌着盘子里浓稠的汤,一勺勺舀起又顺着侧边漏下去,仿佛自己的心情也放在里面,如此这般的动作能把不快洗去一样。

  “但是我也注定没办法成为勇者吧。”仿佛故意打破沉默,史雷遗憾地干笑两声。

  “你只要往你喜欢的道路方向前进就好了,不管怎么样我都会信任你。”米库里欧凝视这片史雷所珍视的景色,“要成为魔王,恐怕免不了堕于黑暗中。”

  “果然我还是比较喜欢阳光和天空,米库里欧呢?”

  “我……也是这么想的。只要像自己就好。”米库里欧叉起一块土豆放进嘴里,不知道话中指的是自己还是史雷。

  短暂的对话过后,端上来的几大盘食物就被饥肠辘辘的史雷和被劝着“多吃点”的米库里欧清扫干净了。因旅费严重不足的他们,平时的食物除了野果就是粗略烤过的野味,这么久以来,这是他们第一次吃到认真烹调的食物,连米库里欧都在不知不觉间开胃。当然,最后结账的时候,账单也十分好看。

  “好饱好饱——”没有早上的拥挤与喧闹,摆摊的小贩们也大多撤去,习习凉风长驱直入,让夜色下灯火阑珊的街道掀起丝丝凉意。史雷伸着懒腰,走在米库里欧前面一截。

  “可惜这么丰厚的赏金了。”米库里欧略显遗憾,“不过今晚一点都不可惜。”

  “我决定了。”史雷从前方突然转过身来,披风被气流托起,跟着也转了个圈,“我从今晚开始,想更加了解米库里欧。”

  “现在才来说这种话,会不会太迟了呢?”米库里欧故意朝史雷那张认真又单纯的脸投以狡猾的眼神,“从一开始什么都不说的我,现在就把你吃掉,大概也不会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吧。”

  “没有那种事情。况且,米库里欧就是米库里欧,不管真实身份是什么。重要的是珍惜现在。”

  米库里欧“噗嗤”笑出声来,在笑声中抖动着肩膀:“我可以认为你在抄袭我的想法吗?”

  “彼此彼此。”史雷跟着一起笑,那是米库里欧一直以来最喜欢的表情。

  “哈哈哈……”过分温暖的回忆总让米库里欧失魂落魄,他试着找回那天的感觉,对幻影中的他展开笑容,喉中发出的笑声却是干枯无力的。无论他怎么笑,眼前五感俱失的少年,也不会像那天般给出欢快的回应了。米库里欧曾经阅读过人类的童话,童话里沉睡的公主,总是被王子用深吻唤醒,诚然是美好荒谬的,一个吻不可能带回徘徊在冥界边缘的灵魂。米库里欧也的确怀抱过小小希望吻上史雷紧闭的双唇,除了干枯冰冷的触感以外什么也没有得到。

  “你果然在这里,又来游览地狱了吗?”刻薄的说话声刺入米库里欧的耳膜,白衣金发的少女手持一束相当艳丽、看起来像刚摘下来的花束走进了房间。

  “自我放逐没什么意义。”她把手上的鲜花插入花瓶中,“说实话,你现在的样子,我很讨厌。”

  米库里欧头低下头,总会反驳艾多娜的他失去了往日回击的气力:“抱歉,艾多娜。”

  “你该道歉的对象,可不是我。”艾多娜头也不回,“以及,那两个孩子身上,说不定有你正在找寻的答案。”

  “谢谢……”


评论(4)
热度(50)
©天光満つる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