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脚孤丘10区57号

管理:阿澍。自娱自乐,不要指望我写热门cp。

【ミクスレ】【完】传说的尽头(四)

 上篇:http://ashuuuuuuuu.lofter.com/post/e0e7b_f137ca2

 終於改完了呢(

阅读前请务必浏览注意事项!!!!!!【非常重要】


【有一部分文字我居中了,可能手機看有點奇怪,見諒】

  1. 本文为龙与魔王人外paro。大米库x史雷。


  2. 罗泽与艾莉夏在文中会作为重要角色出现,不适者请回避,请不要在文下评论中发表任何中伤角色的言论。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莱拉将清香四溢的透明红色液体倾倒入通透洁白的两只瓷杯中,分别递给罗泽和艾莉夏,微笑着欣赏两名少女啜饮后脸上享受又赞赏的表情。

  “这份甘香,比我在家里喝的要好上太多了,莱拉大人泡茶的手艺果然很好。”艾莉夏不禁称赞,此时她脸上的伤口已经被莱拉的治愈术治好了。

  “比起米库里欧先生,我还差得远。”莱拉不好意思地用手指托了托下巴,“如果这里有他亲手做的蛋糕,就更完美了。”

  “欸——原来那家伙也会做这种事情啊。”罗泽懒散地陷在椅子上感叹。

  “米库里欧先生是一位温柔的人。”莱拉用放缓声调,“但是说不定他有些固执了。”

  “看他的长相,我以为他是一个十分善于思考的人呢。”罗泽小声嘟囔。

  “你说得没错,如果史雷先生在的话,或许他的状态要比现在好上百倍吧。”莱拉回答,然后转向桌面上的书本,“艾莉夏小姐,如果方便的话,那本书能让我过目一下吗?”

  沉醉于红茶的味道,艾莉夏方才惊觉自己的目的,她越过莱拉请求的目光,将古老的书递了出去:“请拿去吧。”

  “没想到它在艾莉夏小姐手中。”莱拉给艾莉夏添上红茶,“这是我的手迹。”

  罗泽差点没跳起来,这本书据艾莉夏说,是她祖上的东西,然而面前这位女性看上去也不过二十多岁,不过联想到米库里欧的身份,她心中巨大的惊讶也几乎被完全压下去了:“莱拉果然也……”

  “史雷先生已经放弃了魔王的身份,我们都是一群从宿命中逃跑的人。罗泽小姐,艾莉夏小姐,希望你们能理解,我们绝不是对人类抱有敌意,只是因为某些深层次的原因,才抗拒人类的,尤其是艾多娜小姐和米库里欧先生。”

  “虽然知道这样很冒犯,但无论如何我都想确认这个传说,不,应该是这份真实。”

  “我明白了,这个故事就让米库里欧先生来说吧。”莱拉收到了艾莉夏真诚的目光,点点头,只是没说出书的最后有一份不属于她的笔迹。


  无声的房间里难以察觉到时间竟轻易地流逝,却不是谁所望的永恒。直到某个呼唤他的声音剪断了从米库里欧脑内流淌的思绪,房间里的时间又开始前行了。

  “莱拉吗,进来吧。”

  说完“失礼了”之后,莱拉轻轻走入闭锁的空间,米库里欧坐在床边的背影如同往日一般映入眼帘,莱拉上前触碰那背影的肩膀,幸好还是温热的。

  米库里欧点头,从长久的凝滞中站起:“时间有点久了,我继续去守门。”

  莱拉转向正要走出房间的米库里欧:“请好好休息一下,这是我的,也是史雷先生的请求。”然后把一本发黄残旧的书本交到了他的面前,“这份笔迹……我想米库里欧先生肯定是知道的。”

  

  染上黑夜的云海被倾泻而下的月光浸得白茫茫,晴朗的夜空上连星光都变得暗淡。米库里欧张开双翼,任由风将它们鼓得饱满,托着他滑翔在瑰丽的夜空中。月色浸染上他浑身的银鳞,泛起奇特又迷人的光晕。史雷仰卧在银龙宽大的脊背上,以绝佳的观景位置,将绚烂的夜色尽收眼底。气流平缓地从史雷面上掠过,前发和耳饰轻柔地挠过他的双颊,让他觉得痒痒的。

  “原来如此,米库里欧是龙。”史雷轻轻松松地,就像在谈论今天晚上饭菜的美味。

  “你还是一如既往处变不惊呢。”变回本体的米库里欧说话的声音听起来隆隆作响,“而且还达成了旅行目的,找到一条与魔王身份相称的巨龙,不是吗?”

  “我已经不需要龙了。需要龙的是魔王,而我是史雷。”此前一直背负着“魔王”身份的棕发少年平静地开口了,“但是我需要米库里欧,没有米库里欧,我只是‘魔王’,而不是现在的我。”

  米库里欧惊讶于史雷口中的话语,一时间只能听见空气飒飒流动,以至于缓了好一阵,才敢回答史雷:“你真是个浪漫主义者。”

  “作为探求远古浪漫的人,不浪漫一点怎么行嘛。”史雷毫不掩饰得意地嘻嘻笑着。

  “全部被你先说出来了有点不甘心呢,没有史雷的我,大概也只是一条龙吧。现在如果不和你并肩作战,我空缺的一侧也会很麻烦啊。”米库里欧呼呼地喷出鼻息,或许是龙表达高兴的方式。

  “这样看来,米库里欧也很浪漫。”史雷不屈不挠地原词奉还,默契,心照不宣。

  浪漫,一个与月光、云海多么般配的词,即使米库里欧不忍心说出后续内容,终究还是把话题转向了并不那么浪漫的方向:

  “即便这样,你会选择和我契约吗,史雷?以自己的身份,而不是魔王。”

  仿佛这些回答已经全部事先决定好,史雷没有波澜地回答米库里欧的提问:“我不会让你和我契约的。契约等同于一条锁链,我不想让你被它束缚,你只要按照自己的方式,自由地活着就可以了。魔王手下那些恶龙,我是知道的,如果魔王死了……”史雷还没说完的话使得米库里欧在空中突然失衡,差点失去了扇动翅膀的力量,在半空中颠簸了几下,才稳定回刚才的水平。

  “我不愿意在你的脖子上套项圈,不愿意你因为锁链而接受我可能无法逃脱的宿命。”或许是因为刚才飞行的失衡,史雷紧紧抓住米库里欧巨大的脖颈,哽声道。

  米库里欧看不到史雷的表情,只是感受着对方施加在自己身上的力度:“这一点你也是一如既往……我知道了,不会勉强你的。”

  夜间的云海航行此后仍在继续,有生命的银色巨船载着唯一的乘客,漫无目的地前进。即使不在自己的视线范围内,米库里欧也感觉到自己背负的重量渐渐安定下来。他在这夏夜明朗的夜空中放慢了飞行速度,慢悠悠地飘,身下足够厚的云层使得地面的视线无法穿透来目睹巨龙的身影。用力扇动的翅膀甩掉了自己身上的某些桎梏,取回了飞行的感觉,他感受到浑身上下都舒展开的了自由。但另一种自由却让他畏惧不已,“自由地活着”,能自由地翱翔,自由地去往任何地方,自由地过自己的生活,谁都想要,但这不是作为米库里欧的存在方式:既不存在于牢笼中,也不被命运的链条束缚,他所想要的非自由,那就是将自己的一切,限于某个词的范围内。过往所有的龙,不是守护某人,就是守护财宝,现在米库里欧的心和他们是一样的,想守护“财宝”,想守护“某个人”,然后两者重合,凝成了那个词语——

  “史雷。”

  “呼啊——如果不是你喊我,我都快睡着了。”史雷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忘记了刚刚内心的激荡般,在米库里欧背上舒舒服服地翻成侧身,让龙鳞凉飕飕地贴在他脸颊上。

  “再稍微醒着好吗?”

  史雷发出慵懒的鼻音,史雷往米库里欧身上蹭了蹭,看起来是应答的样子。

  “下次,我给你做蛋糕吧。”拜托了,不要让它结束。

  “虽然觉得你这个请求有些突然……”听到“蛋糕”,史雷的精神一下子抖擞起来,“不过我是绝对不会拒绝的,而且无任欢迎!”

  “除了蛋糕以外,冰淇淋也是你喜欢的东西吧。”真是很无聊的对话。

  只需要几个词,昏昏欲睡的馋猫就被逗得食指大动:“就是这个!”

  “那就一起做好了。”如果这些无关痛痒的话语能让时间轴上的这点无限延长。

  “下一个旅行的目的地,北方的火焰之国如何?”

  “有时候我觉得,我们应该多存点旅费。”

  “史雷,我不得不提醒你,你晚上总是抢我的被子。”

  对话的每一个字都相交在一起,语句堆砌和堆砌,让人想起以前一起阅读的漫长时间,也无限地拉伸着,让人如此怜爱,如此想据为己有,将它细心地保存在牢笼中。既然不知道明日为何物,既然被舍弃的命运有可能穷追不舍,既然“现在”每一秒都在散去,就拼死地珍惜吧。牢笼中的时间,每粒滴落都有如闪闪发光的金沙,流向二人经过的万水千山。

  因为龙与魔王以名为“自己”的身份相互吸引了。

  但这相互吸引,相互爱慕的感情竟在最后变得如此痛苦。正义战胜邪恶,魔王必将被勇者打倒,是这个世界的真理。人们所称的魔王倒在封印法阵中,给予了世界永久的和平。米库里欧握紧史雷的手,可他的头颅却渐渐无力地低垂下去;米库里欧抱住史雷的躯体,可他的体温却渐渐变得冰冷;米库里欧轻抚史雷的面颊,可他的眼睑却再也没有抬起。

  闻讯从远方赶来的女骑士到达时,不仅宫殿周围,附近的群山都化作了魔窟般的焦土,此地真真正正地变成了魔界的城塞,沒有生命,寸草不生。听山下村庄的人说,暴怒的恶龙将这一切都蹂躏、毁灭了,是这样吗,她久久伫立在城堡门口,没有踏入,只是手持一本不知从何而来的书籍离开了。


  “故事就到这里,该说的我都说了,你们的好奇心也得到满足了吧?”

  “…………”好像问了什么不该问的事情一般,艾莉夏沉默着。

  “史雷他明明不是魔王。”

  “但是啊,米库里欧,我觉得你可以换个方向想。”罗泽打破灰暗的气氛,“我陪着艾莉夏,找一个渺茫的答案,终于让我们找到了这里,这也算是很难的事情,但是我们做到了,你是不是也应该心怀点希望?”

  “希望……”

  “嗯!我在说史雷的事情。”罗泽爽朗地对米库里欧露出信心的笑容,丝毫不介意不久前还和他大打出手,“总觉得有朝一日我们会在旅途上相见。”

  米库里欧载着罗泽和艾莉夏降落在山下一个不容易被人发现的地方后便离去了,罗泽和艾莉夏目送着他的身姿越来越远地渐渐消失。

  “你从上面下来之后心情很是愉快嘛,也难怪,总算是让你放下了多年的心头大石。”罗泽吹了声口哨,搭上艾莉夏的肩膀,“但是你的书……算了,就这样吧。”

  “没关系的,后面的空白,还能续写很多,而续写的人并不是我。”艾莉夏回答。她心里的乌云被一扫而空,宛若银龙飞去的那座终于开始愈趋晴朗的远山。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位魔王,魔王身边还有一条龙。

                             魔王带着他的龙游历四方,访遍了大山名川。

                               突然有一天,魔王和龙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后面是十数页的空白】

                    “因为魔王爱上了他的龙。而龙呢,我想也是爱着魔王的吧。”

            【空白后接上的整齐字迹与之前不同,后面的内容直到书末都是空白】



  直到有一天,这行字之后的空白页被这样写上:

  从沉眠中苏醒的魔王,紧紧地抱住了自己深爱的银龙。

  就好像那天棕发少年的睫毛轻轻颤动,仿若有美丽轻盈的小生灵曾经在上面停留过一般。


  传说远远没有尽头。


评论(5)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