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光満つる所

管理:阿澍。自娱自乐,不要指望我写热门cp。

【ザビアイ】其名为「 」

  扎比达快步走进一个酒馆坐下了。随着世界净化的渐渐进行,能看到他们这些天族的人也多了起来,这位酒馆的老板便是其中一个,所幸他与扎比达聊得投缘,也愿意与他分享不少稀有的佳酿,于是扎比达就顺理成章地成了这里的熟客。
  这天因为某些原因,老板无暇招待扎比达,只给他端上一瓶叫不上名字的酒便进后屋忙活了。时至黄昏,离这家小酒馆正式营业的时间还有一段距离,他的大门却愿意为扎比达打开。扎比达坐在靠近门的地方,门敞着,屋里没有开灯,昏暗的金色投进屋内,像一束聚光灯歪斜着打在他身上。门外走过零零散散能看见或者不能看见他的行人,却没有一个人把目光投向他。
  他百无聊赖地拿起杯子又放下。几百年前那段净化世界的精彩冒险以及后续旅程结束后,扎比达又成了一阵孤风:红头发的小女孩结束了使命早已入土沉眠,莱拉和艾多娜又是他苦于应付的对象,而遗迹探险就更不适合他了,当时年轻的导师现在还在为了世界而呼呼大睡。这种情况下,他陷入了一种咎由自取的无聊中。
  今天似乎尤甚。他端祥着面前的酒,叫不出名字,却试图想起它,好像自己早就知道这无解的答案一样。琥珀色的液体透着斜光,在桌上和夕阳混在一起荡漾。

  扎比达还打算进一步深入思考,他伸手碰到杯子,里面的冰球碰撞杯壁发出悦耳的声音,像铃声似的唤来了某个人。
  “谁允许你大摇大摆坐在这里了?”
  靠近扎比达背后的身影和声音充满压迫感,空荡荡的店面唯一好处就是不需在意太多目光,扎比达亲切地用话语迎上这股威压,开起家常般的玩笑:“这还用说吗,你的就是我的。”
  “真能说啊,我不记得给你这个权力了。”
  黑色的人影坐下,他身材和扎比达差不多,也不因为大衣而显得壮硕多少,肤色却和对方形成鲜明对比,他白皙却不失男子气概的手按在刚刚扎比达打算据为己有的玻璃酒杯上,毫不客气地拉向了自己。
  “哟,艾森,坐吧坐吧。”
  “本来就有这个打算。”
  今天似乎是特别的。艾森只准备了一个杯子,他掌握主导权后,仰头闷完一杯,便完全将酒杯推到扎比达的一侧,并不取回。
  于是毫无疑问地,今天的酒也应该是特别的,对艾森而言,这是他愿意与人分享却缄口不语的酒。扎比达给自己满上,外面昭示日暮的钟声洪亮地响彻整个小镇,在与天空一色的液面上点出一个涟漪。
  “这个时间你应该在和那导师小子吃饭吧?怎么这么有空跑出来了?”
  “未成年人不能喝酒。”
  “我不是问这个。”扎比达对于艾森的回答不满地啧声,“你老实说,我不会笑你的,莫非是被妹妹的回信打击到了?”
  “多嘴。”艾森罕见地没有给扎比达一记冲拳,只是别过脸以表示自己的不悦。
  “……”稍微有些吃惊,能说会道的扎比达顿时也无法提出新的话题。
  本来二人在数百年前的分别后就应该踏上各自的旅程,不再见面。然而“约定”这个词就像某种咒文,让二人频繁地不期而遇,从最初的剑拔弩张,到现在坐下喝酒促膝长谈,艾森很少对扎比达隐瞒什么,这次也不过是一瞬的迟疑。
  “马上就要出发去对阵灾祸的显主了,哪有什么心情慢悠悠地吃饭。导师小子跟主神聊天去了。”
  “你倒有心情跟我喝酒。”
  “哼,别误会了,不过是看见你太游手好闲,想来打击一下你而已。”
  “唉,我在你面前还真是体无完肤啊……”扎比达垂下头。
  “不过你一开始说的话我认了。”
  “嗯?”扎比达没反应过来。
  “这瓶酒是你的了。”
  “喂。”
 艾森站起来,朝着黄昏,留给扎比达一个更加昏暗的背影:“你说的对,我这条命也是你的了。”
  扎比达愣着,“一起去吧”四个字想说出来,却如鲠在喉,甚至无法询问那瓶酒的名字和它的意义。当他终于迈步追上艾森,却什么也没说,什么也问不出来,因为约定应该要实现了。

  如果问那位酒馆的老板,应该很轻易地就能明白吧。但是扎比达不想问,一千多年的时光好像霞光一样短暂,钟声敲响,在落灰的约定上震下一圈尘埃,他饮下那杯酒,管他叫什么失落还是孤独还是盼望还是爱欲,都在胸中用这些时光燃尽了。

评论
热度(4)
©天光満つる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