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脚孤丘10区57号

管理:阿澍。自娱自乐,不要指望我写热门cp。

【TOZ】欢迎光临Zestiria咖啡店!(一)

大概是高考前最后一次更文啦!下次六月见咯w

现paro第二弹!这次是罗泽阿丽哦!德泽尔麻麻上线中(x)



设定走这边: http://ashuuuuuuuu.lofter.com/post/e0e7b_61b52ae



前篇(主米库史雷)看这里!: http://ashuuuuuuuu.lofter.com/post/e0e7b_64aa903











德泽尔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他该一早料到这种情况。米库里欧因为课程安排的原因昨天已经提前请假,至于辟邪担当的扎比达和捣乱担当的莱拉就更不用指望。换言之,今天只有他看店——对他而言这真是最坏的状况都不为过。



原因是,德泽尔不擅长与人打交道已经到了一定程度。



虽然莱拉把他骗上贼船的初衷是缺一个看板郎——因为他那双好看得惨绝人寰的眼睛。他本人极力抗拒这个职位,为此还戴上帽子把眼睛遮住。据扎比达所说,这大概是害羞的一种表现。不过也多亏他的厨艺,至少这家店是对得住“净化你的味蕾”这句广告语。



“哼哼,这位小哥,好像有什么心事嘛?”



女孩子的声音伴随着夸张的语调在他身后响起,还没来得及打开店门的德泽尔回过头,差点吓得连帽子都掉了:“罗泽你怎么过来了?!”



“那还用说,当然是来帮忙呀!反正今天是周末,我也闲不住。”罗泽做出信心满满的表情。



“这样啊……不对!为什么你会知道我今天一个人看店?”



“别小看了我的情报能力。”罗泽撅了撅嘴,“顺便说,我带了帮手哦!阿丽夏,这个是德泽尔!”



亚麻色头发的女孩子从罗泽背后出现在德泽尔视野里:“初,初次见面,我是阿丽夏,请多指教。”说完还郑重地鞠了一躬。



面对这么一板一眼的礼仪,德泽尔反而有些不知所措。果然和罗泽说的一样,他暗自叹气。







将德泽尔打发进厨房以后,罗泽半推半拉地将阿丽夏劫进更衣室,神秘兮兮地亮出一个白色纸袋:“锵锵!秘密武器!”



阿丽夏下意识地往后缩了缩。



十分钟后,二人从更衣室出来,完全变了一番样子。尤其阿丽夏,粉色的女仆装穿在身上有种蓬蓬松松的感觉,显得十分可爱。



“等等,这种裙子也太……”阿丽夏徒劳地抓住裙摆往下拉,却根本遮不住露出来白花花的大腿。



“安啦安啦,今天生意一定很好,感谢我天才的商人头脑吧!”罗泽把头发整齐地束在脑后,很是精神。



阿丽夏仍然固执地扯着裙摆:“重点完全不对!而且罗泽你自己居然穿店里的执事服,太狡猾了!”



“放松点嘛,你看客人来了,柜台这边就交给我吧。”



“但是我还没准备好……”不由阿丽夏分说,罗泽已经把她推了出去,然后还不忘提醒:“要微笑,走路自然一点。”



可惜,紧张到极点的阿丽夏似乎一句也没听进去。她顶着一副如临大敌的表情,肢体僵硬地朝客人的桌子移动。她直直杵在桌前,一字一句地问:“请问需、需要点什么吗?”



“呃……请给我一杯热可可。”客人大概也被她的样子吓到了。



“好的!热可可热可可热可可……”阿丽夏一边记录下客人点的饮品,一边不断小声念叨。目睹了全过程的罗泽不紧捏了把汗:“啊哈哈……能行吗……”



担心归担心,除了接待客人时有点慌乱以外,阿丽夏意外地表现不错。到了下午,刚开始的不自然感已经减少很多。



罗泽站在柜台后也忍不住悄悄鼓掌:“嗯,不错不错。”



而就在端上一杯饮品的当口,阿丽夏突然被叫住了:“服务生小姐,不介意的话,可以照张相吗?和那边那位一起。”说话的客人指了指柜台那边的罗泽。



“照、照相?”阿丽夏还没想好拒绝的台词,罗泽抢先一步拦在她面前。她内心正感激着罗泽的帮助,然而下一秒,罗泽开口:“照相的话,100一次哦!”







“这是——”德泽尔拿着今天的账单——不仅比自己和米库里欧做的都要整齐和仔细,并且收入比平日翻了几乎一倍。他再次感受到罗泽商业头脑的可怕。



罗泽朝他比了个胜利的手势:“所以我说有我在绝对不用担心啦。”



不,不是这个问题吧。德泽尔望了眼旁边一脸累得够呛的阿丽夏。



“啊啦,罗泽同学和阿丽夏同学。”莱拉接过账单看,“这样的话,来店里工作如何?”



“喂。”德泽尔不动声色地拍了拍莱拉的肩。



“决定好了就跟我说吧。待遇和工资也完全不用担心哦~”



“喂。”德泽尔又拍拍莱拉的肩膀。



“我相信两位一定可以为店里增添青春和活力!”完全无视德泽尔的莱拉,双眼好像有星星闪现。



“阿丽夏,我数三,一起跑出去?”罗泽对阿丽夏耳语,后者则默契的点点头。于是在莱拉滔滔不绝的劝诱中,罗泽“三”的话音一落下,便抓紧阿丽夏的手,像离弦的箭般冲出了门口。



莱拉很遗憾地摇头,德泽尔倒是松了口气。



保持着百米冲刺的速度,二人一口气冲到了红绿灯前方的一个路口。已经上气不接下气的阿丽夏停下脚步,气喘吁吁地扶着旁边的路灯柱:“还……还真是……厉害的店长……”



“就是这样不可思议的人呢,莱拉她。”罗泽笑着摊手,一点也看不出疲倦,“然后,今天的工作辛苦啦!”



出乎罗泽的意料,本来她还打算听几句抱怨,没想到对方却笑着说:“虽然累得够呛,但是我很开心哦。毕竟是一次难得的体验。”



罗泽愣了两秒,然后噗嗤一声:“噗哈哈!优等生就是认真,当时我都以为你要哭了。”



“我没有……!”阿丽夏红着脸争辩。



“那下次我们再来帮忙吧!”



“这个……”



“嗯?刚刚是谁说很开心的?”



街侧的树木似乎因为少女的嬉闹声而摇曳。二人的手仍握在一起,就像罗泽喜欢阿丽夏有时会把哭泣写在上的面庞一样,阿丽夏也喜欢罗泽与她紧握着的手心,就像守护着世界上最温暖的地方。



当然,在罗泽强行把她拖进游乐场鬼屋的时候,这就另当别论了。







米库里欧终于了解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他刚刚应付完一批来问“前几天两个女孩子在哪里”的客人。



“是啊,我们班也开锅了,明明平时还好好的。”史雷点开那条被疯转的推,只能无奈叹气。



米库里欧皱眉:“但是那两个人会很困扰吧?”



今天坐在吧台座位的艾多娜慢悠悠地往奶茶里放了一大包糖:“米波要担心自己看板郎的地位不保了。”



米库里欧脸上的怒气蓄势待发,史雷马上出来调停:“艾多娜你就不要为难米库里欧啦。”



“帮我做一周的作业可以考虑一下。”



“史雷你不要听!”



这时站在门外的两个全副武装的女生交换着眼神,她们一致同意,还是不要进去为好。

评论
热度(16)